浙江一小学“叫停”家长签字:是乌托邦式理想,还是教育理性回归

这两天,金华人的朋友圈被这样一条消息刷屏了:金华市金东区实验小学让家长告别检查作业,不再让家长为孩子作业签字。原来,金东区实验小学近日发出一份公约——《让家长告别检查作业——实验小…

浙江一小学“叫停”家长签字:是乌托邦式理想,还是教育理性回归

这两天,金华人的朋友圈被这样一条消息刷屏了:金华市金东区实验小学让家长告别检查作业,不再让家长为孩子作业签字。原来,金东区实验小学近日发出一份公约——《让家长告别检查作业——实验小学教师公约之作业篇》。里面提到说“认真批改作业,是每一位老师的基本职责!我们希望学生拥有这样的认识:检查作业是我自己的事,不是妈妈的事……从今天起,我们想改变“家庭作业”变成“家长作业”的现状,取消规定家长为孩子家庭作业签字的要求……”

乍一看,这事儿有“似曾相识燕归来”之感。自己是一名70后,从上小学开始,学校从未让爹妈在作业本上签过字。那个年代的人都差不多,放学回家后,爹妈一般只问一句,“作业写完没?”如答“早写完了!”下一句很可能是“玩吧!”所以,金东区实验小学的“新模式”,至少是三十年前的“旧模板”。

这里,有一个问题需要思考,这是教育的理性回归吗?回答之前,先要看清楚另一个问题——那个年代,家长为什么不批改作业。

通常情况下,两个原因:一个是,家长文化水平普遍不高,只能辅导低年级的课程,到了高年级,家长也是门外汉,看孩子的作业跟看“天书”没啥区别。另一个是,不管是学校,还是老师,从不认为孩子学习成绩不好是因为家长不努力,否则要老师干啥!因此,给家长部署课后任务的是奇葩、奇闻。

浙江一小学“叫停”家长签字:是乌托邦式理想,还是教育理性回归

所以,在那个年代,家长对孩子“家庭作业”要求是写完,至于对与错,老师来检查和纠正。“旧事”的来龙去脉弄清楚了,再回到问题本身,这种教育的回归能回去吗?我的结论是:回不去了,因为两个环境变了。

第一个,社会大环境变了。三十年前,大伙都吃大锅饭,孩子考上了大学很光荣,但考不上也有出路,不管在哪都是一碗饭吃。但三十年后,这碗饭变了,大锅饭没了,贫富差距彻底拉开了,考上“985”和普通三本的,家长的颜面不一样,孩子今后的社会地位和经济收入更不一样。

第二个,学校小环境变了。三十年前,真正寒窗苦读的是少数,随大流儿学的是多数。其间,即便孩子不用功,家长也不往死了逼,学的怎么样,完全看孩子“是不是那块料”。但三十年后,家长望子成龙、望女成凤,孩子不光课内学,还要课外补,有的甚至从上幼儿园就开始“玩命”。学生之间的成绩咬的很死,特别是考重点高中,有时一道小题,两三分的差距就把一群孩子拒之门外。

这种环境的逼迫,试问有哪个家长敢拿孩子的学习成绩开玩笑!金东区实验小学“叫停”家长签字,正因脱离了当今的现实,虽然看着很好、听着不错,但真正运转起来麻烦会很大。

浙江一小学“叫停”家长签字:是乌托邦式理想,还是教育理性回归

那么,孩子的家庭作业家长该怎么办?我的建议是:因人而异,不同情况不同对待。在经典名著《西游记》中,唐僧的三大弟子唯独孙悟空戴了金箍儿,这不是因为观世音看不上他,而是这猴儿虽神通广大,但异常顽劣,取经一道儿不能大撒把。换言之,子女教育也是一样,如果孩子自律能力很强,并且掌握了学习方法,金东区实验小学的这种模式大可以用上。但如果孩子自律一般,成绩偏低,这种模式不仅误人子弟,而且遗患无穷。

所以,金东区实验小学的“叫停家长签字”,更适合已养成良好学习习惯的尖子生,不是对所有学生都适用,家长切莫在这个“乌托邦”式理想面前盲目随大流。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