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质教育是宽松教育?

从核心素养来看,物理学是科学教育的鼻祖,是培养学生理性思维与数理逻辑的一门重要学科。(视觉中国/图) (本文首发于2017年9月14日《南方周末》) 物理学界最近很“心塞”。几组数…

素质教育是宽松教育?

从核心素养来看,物理学是科学教育的鼻祖,是培养学生理性思维与数理逻辑的一门重要学科。(视觉中国/图)

(本文首发于2017年9月14日《南方周末》)

物理学界最近很“心塞”。几组数据表明,物理科目在新高考中显露出“遇冷”趋势。作为首批试点省市,上海选择物理的考生仅占总人数的30%;浙江全省29.13万考生中,只有8万人选考物理。浙江省去年采用文理分科,高考报名人数26.86万,理科16.91万。

不到30%的选考率,和物理的学科地位严重不对等。从核心素养来看,物理学是科学教育的鼻祖,是培养学生理性思维与数理逻辑的一门重要学科。从现实需求来看,物理是大学理工科的基础,是现代科学应用技术的基础。无怪乎中科院物理所所长方忠告诫:“孩子,物理比你想象的更有趣、更有用”。

细究起来,这8万人里还有投机取巧的水分,上海市提出的1096个专业(类)中,1070个专业都要求选考物理,覆盖率97.63%,而地理、历史、思想政治的覆盖率分别为64.05%、63.5%、62.14%。可见,考物理是通往好专业、好学校的必经之路,为了上好专业、好学校,不乏考生“试运气”。

弃选物理的去哪儿了?答案是技术、政治、历史。明知道这些科目选考的人数多,竞争压力更大,专业覆盖率更窄,考生们还是义无反顾地扎堆进去。原因在于物理太难了,背诵就很容易。这种惰性的选择,对成年人里也讲得通,况且他们还是未经世事的未成年人,满脑子想着玩耍、放松与自由。

赋予考生自由选择权,初衷是给学生减负,推行素质教育,让学生结合兴趣爱好自主作选择。然而,这似乎高估了考生的判断力——正值青春花季,他们的自我认识不准确,对社会的感悟不深刻,又处于价值观、世界观的朦胧期,选择往往要凭依于成年人。

宽松教育未必是好事。日本2003年起新实施“学习指导纲领”,对“填鸭式教育”发起全民省思,科目选择和课时大为减少,甚至一天只上5节课,让孩子们在“玩耍”中找到天性。结果,这些人成为宽松教育的“牺牲品”,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筹划的、对全世界15岁学生学习水平进行的测试,日本学生连年败下阵来。中国上海地区的学生年年位列第一,而韩国、中国香港、中国台湾地区学生的表现也普遍优于日本。痛定思痛,日本彻底告别“宽松教育”。

在同样吃过“宽松教育”的苦头后,英国也开始向中国教育取经,在全英8000所小学推广和采用中国方法教授数学课程。

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要解决物理遇冷难题,就要在实践中探索寻找解决方案:如好学校和好专业明确“物理必考”,促使考生在制定目标的时候重视物理;对于家长来说,认识到基础教育好比盖房子前打地基,必要时施加威权才是负责任;当然,还有一种方式是原来文理分科制下的必修模式,公平、简单而已证明有效。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