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生家庭之探讨:父母皆祸害VS百善孝为先

原生家庭之探讨:父母皆祸害VS百善孝为先

文/浔潆

-1-

中国有句俗语: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的孩子会打洞,这句话和西方日渐深入人心的原生家庭理论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对于原生家庭的理论我曾经专门去买了书,看视频以及相关的资料去学习过,因为其实我自己身上就带有着非常深刻的原生家庭烙印。

学习之后,我觉得原生家庭对于自我的心理疗愈有很不错的效果,但是同时我也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有些人会陷入另外一种极端,就是将自己所有的不幸和失败归结到原生家庭的因素里,从而心安理得地逃避。

原生家庭即指父母的家庭,儿子或女儿并没有组成新的家庭,这样的家庭泛指原生家庭。

中国人常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近代的婚姻家庭治疗理论,就是要解读这本难念的经,其中原生家庭(family of origin)的观念,是十分有效的角度。

但是随着这种理论的广泛传播,慢慢地开始出现一种“父母皆祸害”的极端思想,特别是在对于中国传统文化中具有“百善孝为先”的观念传统的冲击,有一种万事皆原生家庭伤害的迹象。

那么请问:

1.你了解过原生家庭的相关知识吗?你认为原生家庭理论有没有用?

2.你觉得原生家庭理论和“百善孝为先”的传统观念是否冲突?为什么?

-2-

以下是群友的各种回答:

@昕城 :不了解,就是微信群里常常出现这个概念,让我开始关注。百度了一下,觉得有用,能解释家庭矛盾的根源问题。

心理学研究早已证明:一个人的童年经历,特别是原生家庭,对个人性格、行为、心理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并且会产生长期、深远的影响,甚至会决定一生的幸福。其实我们下意识的行为和习惯来自于童年的经历。就像物理学家提出通过时间旅行不可能回到过去一样,所有童年的创伤只能追溯,但基本没有可能完全消除。当然,原生态家庭理论,可能会给一些释放的安慰吧。

我觉得原生家庭理论和“百善孝为先”的传统观念不冲突,社会在进步和发展”百善孝为先”的理念来自于传统文化,这个当然要提倡,但原生态家庭理论是继承和发展,和谐社会,与时俱进。

@李颖儿: 有所了解,是以前从华人女性心理专家张德芬老师的书里知道的。我觉得还是有用的,在我们的原生家庭里,孩子还是要孝敬父母的。

确实来说原生家庭对于孩子的成长,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但并不代表在负能量家庭中长大的孩子,以后就会变成原生父母的样子,取决于我们后天的自我认知觉醒。自我的成长更重要。

我觉得原生家庭理论和“百善孝为先”的传统观念不冲突。看你怎样一分为二去理解。百善孝为先,出自王永彬的《围炉夜话》。孝是中华传统文化提倡的行为,指儿女的行为不应该违背父母、家里的长辈以及先人的心意,是一种稳定伦常关系的表现。所谓「百行孝为先」,反映中华民族极为重视孝的观念。这是一种正面能量。

百善孝为先:不应该愚孝,不违背父母的、长辈的以及先人的心意,但必须是在正确的前提下,而不是一味的去顺从就是孝。

@对半独白 : 我了解过关于原生家庭相关的知识,从自己的身上剖析后,也发现了来自原生家庭的印痕。原生家庭这一论理是有用的,毕竟父母是原件,子女是复印件,没有原件哪来的复印件。当然要不要完全被复印这也是取决你自己。

“我就是这样一个孩子,就是你们把我教成这样子的,所以我犯了错也都是你们的错。”这话看起来是一种指责,带着怨气的话语,可孩子也说出了实情。都是父母的错,为什么都是父母的错?因为没有注重家庭教育。

三大教育体系,家庭教育是占比例最多的一部分。家庭教育环境也是原生家庭的一部分。父母看起来很爱孩子,可是在成长过程中,父母有“接纳”孩子吗?父母都说有,但是这个真正的“接纳”你们做到了吗?正是不经意间的“不接纳”孩子才会留下心理阴影,留下成长的印痕,像根绳子样狠狠的绑在心里,使他们不能够去理解父母。

长大后我们带着这些绳子,去为人处事,去适应社会。可总是会被不经意的话,不经意的事,不经意地动作,触碰到痛点。可能有时候连你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这些就是伴随着我们的绳子。可能有人在成长中摆脱了这些绳子,不愿意受束搏开始理解,相信自己会越来越好,创造出了属于自己的玫瑰园。有人却一直浑浑噩噩,我从小到大就是这个样子,我就是这个样子。

我认为原生家庭论和“百善孝为先”不冲突。家庭气场都是由家族的人共同来维系的,家族都散着不孝的气场,你一个异类磁场能起多大用。家族里以正气吸引正气,像这种“百善孝为先”的传统美德,还怕不会传承吗?

@JAVA Xu : 自从了解过心理学方面的知识,接触到原生家庭这个概念,我终于能理解跟父母亲的那些矛盾来源,也终于能找到我讨厌的自己那些缺点的来源。对于自身的问题,因为知道来源,便终于能着手有针对性的解决;对于父母亲的问题,因为知道来源,虽知道已经无法改变,但终归多了一份理解,他们不是不爱我,他们只是不懂怎么爱而已。而更重要的是,弄清楚了问题的根源,当以后我有自己的家庭自己的小孩的时候,便会注意不再重蹈父母的覆辙,让伤害止于我这一代。

至于是否与“百善孝为先”这样的观念冲突,我是觉得并不会的。首先说说“百善孝为先”,其实这个观点也已经过时,我们确实仍奉行孝道,但现代人们也已经懂得不能愚孝。原生家庭的理论,是从认知上帮助我们看清问题本质,提供问题的解决途径,从效果上来说,是促进家庭和谐,完全是更好地服务于“孝”。

之所以会有“父母皆祸害”的极端思想,我想是因为我们接触了这方面理论,看透了问题,而父母却仍旧无知,甚至依旧用那种方式对待我们,才会导致矛盾的激化。我尝试过向母亲剖析我们之间的问题(当然是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平和地聊天),她也才终于意识到当年她在很多问题上的处理方式有欠妥当。那以后她开始乐于接触新知识,了解得更多,我们的家庭关系也比以前更加融洽了。

从上面的回答中我们不难得出一个结论:大家基本都认为原生家庭理论和“百善孝为先”的传统观念并不冲突。

但是却有一个前提,那就是,父母所说的、所要求的必须是我愿意的,和我意见统一的,我才孝,否则就是父母的错,我顺从了就会变成愚孝。那么到底是不是如此?

-3-

下面我想就群友的观点说一下我自己的一些粗浅见解:

问题1:不应该愚孝,不违背父母的、长辈的以及先人的心意,但必须是在正确的前提下,而不是一味的去顺从就是孝。

首先,这里面本身有一个对“百善孝为先”的错误理解,百善孝为先并非让你愚孝,且在很久以前就有了“亲有过,谏使更,怡吾色,柔吾声;谏不入,悦复谏,号泣随,挞无怨”的说法。

大概意思就是父母有过,你作为子女要学会劝谏,一次不行就两次,两次不行就三次,但是要注意方法方式以及你说话的语气和态度。

其次,很多人都喜欢说“父母做的正确的话我就孝顺”,“正确”这个词实在很微妙,我就想问一句对错的判断标准在哪?由谁定?老话说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你站在自己的立场觉得你自己对,父母站在自己的立场同样觉得自己对,那么这个时候谁对谁错?

问题2:“我就是这样一个孩子,就是你们把我教成这样子的,所以我犯了错也都是你们的错。”这话看起来是一种指责,带着怨气的话语,可孩子也说出了实情。都是父母的错,为什么都是父母的错?因为没有注重家庭教育。

首先,对于这句话我个人的观点是说这话的人自己就是在推卸责任,而且过于偏激。我们来分析一下,你说父母是错的?因为他们的家庭教育是错误的家庭教育,那么父母的错是从哪里来的?从原生家庭的理论来说,他的父母的错是从上一辈也就是爷爷奶奶那里来的,那么父母可以和你一样将责任往上推,这样推导下去的话,那么谁都没有错,是人类最开始产生的那个人的错了。

其次,你现在能够认识到错误,是因为父母给了你机会去学习、去成长,这个没错吧。那么你成长之后,却不能体谅父母当初本身成长环境的局限,感激他们给予我们可以学习走出原生家庭的伤害的机会,反而去评判对错将责任堆在他们身上,这本身就是一种推卸的行为。

最后,换位思考一下,你现在用你自己的方法学习成长了,并给予你的孩子你所认为的最好的家庭教育(你认为的你父母所无法做到的那些),但是在未来你的孩子依然对你说出了这句话,那么你觉得他说的就是对的吗?这一切都是你的错?

问题3:对于父母亲的问题,因为知道来源,虽知道已经无法改变,但终归多了一份理解,他们不是不爱我,他们只是不懂怎么爱而已。而更重要的是,弄清楚了问题的根源,当以后我有自己的家庭自己的小孩的时候,便会注意不再重蹈父母的覆辙,让伤害止于我这一代。

对于这位同学的回答,我个人是很赞同的。我们每一个人人生的必经之路,就是从自己的原生家庭走向另一个原生家庭(下一代的)中去,从一个参与者变成一个主导者,从一个被影响者变成一个影响者,如何在这个过程中让错误不再传递,需要我们去思考和努力。

原生家庭理论虽然指出了父母可能给孩子带来的伤害,却不是为了让我们对父母回来的善意做任何指控和批判。因为他们已经穷尽半身精力,给了孩子在他们所知范围内最好的对待。

父母也曾经是家庭中的孩子,许多不妥当的做法,也只是在家庭系统当中本能地代代相传下来,伤人的父母往往也是曾经受伤的孩子。在看清整个家庭系统的来龙去脉之后,让我们对曾度过辛苦童年的父母,多点谅解和亲近。

无论是哪种父母(毕竟我们绝大多数的父母其实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地坏),感念他们的生身之恩,尊重他们做为父母的尊严是我们必须还给父母的公道。学习原生家庭理论,不是为了抓住父母的错误当成把柄为过去的错误,为目前的困境买单,而是要让我们自己从那些不好的影响中彻底走出来。

原谅父母,和父母达成和解,并不代表我们认同父母可能错误的做法,而是我们自己从内心深处真正地解放自己,不再将自己困在父母的阴影之下,从而展开,真正属于我们自己的全新人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天大在职研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