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农村幼儿教育发展困境

专家们呼吁,要彻底解决农村儿童“入园难”问题,一是早日出台《学前教育法》,明确学前教育的管理责任和管理体制,加快学前教育健康、有序发展;二是国家切实加大对农村学前教育的投入,并发动社会力量办学,增加公立和合法民办幼儿园的数量,使非法幼儿园没有市场

安全事故频发

年仅3岁的乡村儿童小佳怡是幼儿园的中班学生,平时活泼好动,爱吃果冻饼干。但谁也没想到,这个鲜活的小生命会爬进园长的小车中,4个多小时后,被人发现时已经停止呼吸。

中国中部地区湖南省娄底市恩口村,这起农村非法幼儿园出现的女童死亡事故,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舆论认为,这不仅敲响中国农村幼儿教育发展的警钟,更应该引起人们深思和相关部门的重视。

近年来,在安徽、山东、广东、湖北、陕西、海南等省市均发生过类似的幼童意外伤亡事故,且大多发生在农村幼儿园,给幼童家人带来无尽的伤痛。

目前,娄底市公安局钢城分局对此案进行立案侦查,并对涉案嫌疑人星际幼儿园园长的丈夫李某实施刑事拘留,案情正在进一步调查。

记者采访发现,导致这起悲剧发生的原因,其实潜伏在众多农村儿童身边。

父母常年不在身边

在广大农村,留守农村的幼儿得不到进城务工的父母照顾,大多由爷爷奶奶抚养,但老人精力、知识水平有限,许多小孩只能送到托儿所、幼儿园进行启蒙教育。

然而,由于诸多原因,农村幼儿园发展缓慢甚至畸形,农村孩子面临的“入园难”问题比城市更加严峻,教学质量亦无法保障,安全隐患如影随形。

今年8月27日,为解决村里儿童的学前教育问题倾其所有创办了一所免费幼儿园的“苦力教育家”——李小棚,在为幼儿园学生购买课本途中不幸遇车祸去世。

这个收入微薄、家庭贫寒的陕西省蓝田县乡村教师曾对自己的家人说:“我在城里打工时,看到城里三、四岁的娃们能上条件好的幼儿园里,我也想让农村的孩子能进幼儿园。家里投入太多,对不起你们,我很愧疚。”

李小棚的故事感动了许多人,也引起社会反思:为什么中国一些地方农村幼儿的学前教育还要依靠乡村教师个人一己之力来提供和维持?

行政管理不足

“教育局没有专门管理学前教育的部门,只有一个管理所有社会力量办学的社管科,这个部门只有一个人。农村的幼儿园非常分散,一个人的力量根本监管不了,我们连农村到底有多少非法幼儿园都不清楚。”娄底市娄星区教育局的负责人无奈地向记者表示。

监管人力不足的情况并非湖南娄底独有。更难以解决的深层次问题是,由于对学前教育投入不足,公办幼儿园与合格的民办幼儿园的数量不能满足幼儿就学的需要,这给非法幼儿园的存在提供了空间。

华中师范大学教育学院教授周洪宇表示,学前教育是中国教育体系中的“短板”,中国对学前教育的投入长期徘徊在教育总预算的1.2%~1.3%之间。

湖南省邵阳市是留守儿童大市,留守儿童占儿童总数的70%,在近28万3至5岁的儿童中,在合法幼儿园上学的只有18万。

邵阳市教育部门相关负责人介绍,邵阳民办幼儿园占全市已登记幼儿园的95%,而这些民办幼儿园80%以上都不符合国家的建园标准。但如果把它们都取缔,孩子们就没有幼儿园可上。

长期研究学前教育的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庞丽娟指出,许多农村民办幼儿园缺乏基本的办园条件和人员资质,此外,还有大量未经审批的非法办园和临时托儿所,存在严重的安全隐患,威胁幼儿身心健康。

面对幼儿教育发展的困境,位于湖南西部山区的怀化市洪江区找到了一条解决之路:政府加大投入,农村幼儿全部实现免费入园,今年又免除了农村幼儿的午餐费和校车接送费,赢得当地群众好评。

当前,受制于地方发展的不均衡,怀化市洪江区的做法很难在全中国推行。

专家们呼吁,要彻底解决农村儿童“入园难”问题,一是早日出台《学前教育法》,明确学前教育的管理责任和管理体制,加快学前教育健康、有序发展;二是国家切实加大对农村学前教育的投入,并发动社会力量办学,增加公立和合法民办幼儿园的数量,使非法幼儿园没有市场。(记者史卫燕、明星)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
本页面加载共:43 次查询 | 用时 0.288 秒 | 消耗 15.58MB 内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