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程维,不是张一鸣,最富有的80后创业者是他

严正声明:“商业人物”所有原创文章,转载均须获得“商业人物”授权。一切形式的非法转载,包括但不限于盗转、未获“商业人物”授权通过第三方转载行为,均属侵权行为,“商业人物”将公布“黑…

不是程维,不是张一鸣,最富有的80后创业者是他

严正声明:“商业人物”所有原创文章,转载均须获得“商业人物”授权。一切形式的非法转载,包括但不限于盗转、未获“商业人物”授权通过第三方转载行为,均属侵权行为,“商业人物”将公布“黑名单”并追究法律责任。“商业人物”只愿与尊重知识产权的机构进行合作。

作者:于静

来源:商业人物(ID:biz-leaders)

11月3日,“未来之星”素质教育“CEO成长营”第一课开课,学生是经过半年严格筛选的40多位教育领域创业者,校长是好未来集团创始人,1980年出生的张邦鑫。在同一天发布的《2017胡润80后富豪榜》上,这位年轻的校长以超去年3倍的财富,400亿身家荣登80后创业者榜首(胡润百富榜48名)。

胡润说:很难想到80后最富有的创业者是来自教育行业,张邦鑫不仅超越了国内教育培训行业的老前辈新东方俞敏洪(160亿,胡润百富榜199名),成为中国的教育大王,而且超越了全球富豪榜上曾经的教育大王Berti Hut(英孚教育的创始人,财富210亿),成为新一代全球教育大王。

张邦鑫与俞敏洪有诸多相似之处,同为江苏人,同为北大学生,同为教育行业创业者,企业同创办于中关村,同为在美国上市的教育机构,以及在好未来与新东方愈加重合的业务面前,很多人会像胡润一样,不自觉地将两人一较高下,甚至有些媒体报道张邦鑫时,时常将其称作俞敏洪最大的对手。

两人的关系并非外界视角中那样针锋相对,在愈发繁荣的教育生态中,双方正在角逐中走向融合。2016年9月的一场教育投资峰会上,刚刚卸任CEO的俞敏洪在演讲中提到教育行业的创业者时,专门谈及张邦鑫,自己偏向于文科,张邦鑫偏向于理科,两种思维各有特长,“我也挺喜欢张邦鑫,他也挺喜欢我。”

俞敏洪认为张邦鑫走在他前面,因为他首先提出以互联网思维做地面教育,而自己则是做了地面教育发现不做互联网教育不行了,才紧赶慢赶,把互联网教育嫁接到地面教育上去。

在“未来之星”创业服务平台上,俞敏洪是张邦鑫邀请来的授课讲师。2015年4月,“未来之星”举办的一场创业营课程中,俞敏洪的出席成为课程一大亮点,在这次课程中,俞敏洪向张邦鑫发出共同投资的邀请,目前双方已有嘿哈科技、翼鸥教育等多项共同投资案例。

不是程维,不是张一鸣,最富有的80后创业者是他

这也是张邦鑫与俞敏洪的第一次握手。

2017年7月,俞敏洪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好未来从新东方身上学到了很多业务持续拓展方面的管理和建设经验,新东方也从好未来对技术的专注中学到很多科技对教育的重要性,教育领域很难出现“大规模的整合、一次性完成”的情况,最后大家合在一起会形成教育的全景图。

与张一鸣、程维两位“80后富豪榜”上排名第三位和第五位的创业者相比,张邦鑫低调很多,这位赢得“创业教父”俞敏洪尊重与褒扬的“80后新首富”是个怎样的人?

张邦鑫2001年四川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毕业,2002年考入北京大学生命科学院硕博连读专业,由于经济拮据,家境一般,他在研究生课程非常紧张的第一年从事了七份兼职:三份家教,两份辅导班,一份做网站,另外一个是在网校答题。做家教时最贵的课程是高三,2小时70元,为了对得起这份收入,他每次上课都多讲一点,讲好一点,不让家长觉得花了冤枉钱。人生的转折点在勤奋、务实与赢得家长信任后发生,一个军队大院中等成绩的学生,三次数学成绩取得一百分,学生的爸爸不遗余力地给张邦鑫推荐了许多熟人的孩子,张邦鑫由此获得了人生中第一笔巨资。

学而思是张邦鑫和同学曹允东在2003年注册成立的专门从事中小学课外辅导培训的公司,前身是张邦鑫在非典期间创办的数学论坛“奥数网”。学校针对北京“迎春杯”、北大“资源杯”、清华“同方杯”等中小学数学比赛设计的课程,由于抓准了学生们比赛、升学的“痛点”,积累了最初的生源。刚刚创业时,他们的全部家当是租来的一个不足20平米的房间,一个不知道密码的铁皮柜、两张桌子、两把椅子以及坐下去就会陷一个坑的沙发。

不是程维,不是张一鸣,最富有的80后创业者是他

左一:张邦鑫,左二:曹允东

这是一件从一开始就注定充满艰辛的事业,公司成立第二年,学而思仅有的十位老师中,2位骨干教师看张邦鑫他们是“小孩”,“造反”带走了近200名学生另起炉灶。2007年,同样的事情再次发生,5位教师被刚刚融资的竞争对手挖了角。原本没有融资上市计划的几位创业者意识到完善股权结构、组织结构、人力资源管理以及相关组织化建设的问题。2010年,学而思在纽交所上市,成为继新东方之后国内第二家在美国上市的教育培训机构,29岁的张邦鑫成为纽交所最年轻的敲钟人。

2013年,张邦鑫花了一年时间说服了对“互联网转型”持反对意见的高管,在学而思成立的第十年,将名字改为“好未来”,定位于“用科技与互联网来推动教育进步的公司”。更名后的公司成立了五个事业部,分管旗下五大业务品牌:学而思培优(6~18岁中小学小班课外辅导)、智康1对1(6~18岁中小学1对1针对性辅导)、学而思网校(6~18岁中小学远程教育平台)、摩比思维馆(3~8岁关键期儿童思维培养)、e度教育网(0~18岁教育信息与资源分享平台)。

学而思网校是好未来推出的在线教育产品,集结了数百名全职和兼职教师集中于中小学教育领域做教研,形成了自己标准化的产品,后来探索的“直播+录播+辅导老师”模式,成为全国乃至全球范围的首创。财新杂志《弯道上的新东方》一文称,与新东方在线相比,好未来干的是学校的工作,而新东方在线干的主要却是采购工作,课程多元,竞争力分散且微弱,这也是文初俞敏洪提到自己在在线教育上紧赶慢赶的背景。对此,俞敏洪曾多次表示,自己不具备前瞻性,但有“后来居上”的特质。

学而思培优是好未来历史最长、规模最大的品牌,因为教学质量稳定,重点学校高入学率,虽极少做广告,仅凭借口碑传播,也可以长期保持80%以上的续报率。2005年,学而思的营业收入从0做到了1000万,2007年秋,学而思的学生达到了7万人,2008年,收入超过2亿元。近年来,好未来在多年的谨慎扩张后,“跑马圈地”逐渐提速,2017财年,教学中心从25个城市扩展到30个城市,数量也从363个增加到507个,至财年末,好未来总学生人次已达约393.5万,比2016财年约231万增加70.3%。

低调的张邦鑫常常被声名所累。

由于主营业务是应试教育的补充,好未来常因与素质教育相违处于舆论暴风中心。2016年11月,一篇题为《疯狂的学而思,疯狂的校外培训》的调查报道再次让学而思成为众矢之的,文章直指学而思报名全靠“抢”、教学方法走捷径、应试而不注重创新思维培养、增加学生负担等问题。

不是程维,不是张一鸣,最富有的80后创业者是他

学而思从来没有这么出名过,但以这样的方式出名,张邦鑫觉得委屈,这是个人努力很难扭转的困局,从应试教育到素质教育是一个转弯的过程,无法在第一阶段做好第三阶段的事情,学而思更名为好未来时张邦鑫做过三步规划:实现教育和商业的平衡、避免高分低能、在培优和普及优质资源之间取得平衡。实际情况是,注重素质教育的课程大家报名很少,课外辅导明显更火,好未来的主营业务和主要利润一直是中小学培训。一些家长也认为,在应试方面,学而思比学校更具优势,即使认为素质教育很重要,在严酷的升学率面前,也不得不把孩子往里送。“疯狂”一文发出后,很多家长站出来为张邦鑫鸣不平,认为学而思无辜,问题的根源在于教育资源的不公平。

对此,好未来官方发布《筚路蓝缕,不忘初心》称:学而思将推出永久免费的学而思网校小学数学思维训练高清专题知识课程,未来将在学而思app推出在线免费课程。同时,学而思决定向全行业输出学而思的教研、教学、系统和管理能力;未来产品研发将从“培优”扩大到“个性化”,满足更广泛学生的需求。

这是张邦鑫多次谈到的“初心”,也是张邦鑫秘而不宣的“野心”,在做好原有 K12 业务的同时,张邦鑫希望好未来可以从一个培训机构变成教育机构,从一个线下公司,变成科技服务公司,从一个中国公司,成长为全球性公司,从一个运营型公司,成长为数据驱动型科技公司。

2014年,好未来成立了一个10人小团队,把所有能找到的在线教育公司和网站列出来并做了分类,5月份找到692个项目,11月份找到了970个项目。从这一年开始,好未来加快了投资布局力度,张邦鑫希望通过不断投资、并购突破自身边界。一个插曲是,因为投资力度过猛,同事们担心“会把我们的现金都投完了”,罢免了他的投资权。

好未来依旧是教育行业投资力度最大的公司,张邦鑫乐于分享自己的投资逻辑,看好一切用技术来改变教育行业的团队和产品,也会投一些有用户的社区和有变现能力的机构,还有一类是,即使投资人看不懂,但代表未来教育方向的项目。

截至2017年7月,好未来已经投资布局了100多家公司,主要围绕早幼教、国际教育、STEAM、教育培训四个领域。其中包括:幼儿教育,宝宝树、小伴龙、嘿哈科技、鲨鱼公园等;K12领域,学科网、作业盒子、轻轻家教等;外语类公司,顺顺留学、励步英语等;国外前沿教育科技公司,Minerva大学、备考平台 LTG、游戏化学习产品 Enuma等。

1998年前后,克隆羊多莉的诞生让社会普遍认为21世纪即将成为生物的世纪,那几年生命科学学院的高考录取分数也是所有专业中最高的,张邦鑫在憧憬中选择了这一专业,北大博士期间,由于学生众多,在创办学而思后不能兼顾学校课程,张邦鑫在收到导师最后通牒“要么把公司关掉要么退学”后,从北大退学。生科所学虽不能学以致用,却一直影响着张邦鑫的事业,他相信,“生科不败,千秋万代”不仅是一个口号,更是一种精神:科技推动教育是好未来追求的理念,这中间涉及到大数据、人工智能等领域,好未来想做的是推动中国教育从中医为主的无法测量的模式转变为西医为主的可测量模式,将教育进一步可视化。

好未来十分注重对教育科技领域的投资,最近刚刚与腾讯领投了美国硅谷一家成立于2012年主打儿童玩具机器人的公司,奇幻工房,公司推出的儿童编程机器人达奇&达达是亚马逊上评分最高的玩具机器人,在激发孩子想像力和创造力方面广受好评。

从一个普通的“课外辅导教师”到“80后新首富”,张邦鑫走了14年。

张邦鑫形容自己是一个“务实的理想主义者”,巨蟹男,很宅,不喜欢觥触交错的生活,他在投资时的一个“识人术”是翻看创业者的朋友圈,如果对方每天只在朋友圈里疯狂推广自己的产品,或者大多数时间保持沉默,张邦鑫觉得这类人是可以深度接触的,他很在意合作伙伴身上的那种“气”:务实。

不是程维,不是张一鸣,最富有的80后创业者是他

“未来之星”是好未来旗下2014年成立的教育创业者服务平台,最初推出的服务项目“CEO创业营”截止今年6月已招收五届学员,吸引了180位教育行业创业者参与,2014年张邦鑫做投资前调研的970个项目中,报名“未来之星”的就有700多家,其中,11个项目估值超过1亿美元,29家公司完成了C轮融资,40%的项目完成B轮以上融资,半数以上学员通过“未来之星”实现合作。

得到App、逻辑思维联合创始人快到青衣、VIPKID创始人兼CEO米雯娟、英语流利说联合创始人兼CEO王翌、作业帮CEO侯建彬、DaDaABC创始人郅慧、51Talk的CEO黄佳佳、果壳网创始人姬十三、猿题库联合创始人李鑫、鲨鱼公园创始人张永琪等教育行业的明星创业者都是“未来之星”的学员。

“素质教育CEO成长营”是未来之星继“CEO创业营”之后推出的又一服务项目。中产阶级的兴起对素质教育的需求以及去年9月教育部颁布的《中国学生发展核心素养》等因素为素质教育领域注入新动力,素质教育在2017年市场增速高达30%,成为资本市场仅次于K12的重点关注领域,那个张邦鑫曾经苦苦寻找的“风口”来了,那个他以一己之力很难推进的工作也迎来了更多伙伴,张邦鑫希望通过连接更多教育创业者,解决目前素质教育中存在的非刚需、生命周期短、门槛低等诸多挑战,共同将素质教育推向规模化。

“成长营”分“初心课”、“创业课”、“未来课”三个阶段的课程。

张邦鑫平时穿着简单、随意,经常穿Polo衫、冲锋衣等户外装,曾自我调侃只有在结婚和公司年会时才穿西装。“初心”课上,他穿着一件The North Face的黑色户外马甲向创业者们分享了未来之星及成长营创立的“初心”,这个品牌以向着最冷、最难攀爬的“北面”不断探索为象征:

“我们希望能够为真正热爱教育、而且一直坚持在路上的教育创业者服务,给大家在创业路上提供一点点力所能及的帮助。在这个过程中,大家互帮互助,首先把自己的事业做得越来越好,然后形成合力,未来一块为中国教育行业做一些事,让更多的人享受更优质的教育。”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