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幼资源供不应求,全国政协委员:鼓励有条件的社会力量办学

教育部此前公布的2018年工作要点中明确提出,要办好学前教育,推动《学前教育法》的起草修订。视觉中国 资料 “入园难、入园贵”的问题一直以来困扰着许多家长。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

教育部此前公布的2018年工作要点中明确提出,要办好学前教育,推动《学前教育法》的起草修订。视觉中国 资料

“入园难、入园贵”的问题一直以来困扰着许多家长。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多渠道增加学前教育资源供给,运用互联网等信息化手段,加强对儿童托育全过程监管,一定要让家长放心安心。”

这其中,“多渠道增加学前教育资源供给”是近年来不少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的集体呼声。

“一方面是供需不平衡,校舍不够、师资不够,另一方面是二孩政策放开以后,每年的新生儿数量庞大。”全国政协委员、民进上海市委专职副主委,上海中华职教社专职副主任胡卫近日在接受澎湃新闻专访时表示,要放开社会力量办学,适当放宽行业准入制度。

“学前教育欠账很多”

教育部此前公布的2018年工作要点中明确提出,要办好学前教育,推动《学前教育法》的起草修订。在胡卫看来,学前教育之所以发展滞后,就跟“没有建立规范体系”有关。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中国教育政策研究院副院长庞丽娟等学界专家就一直呼吁政府要重视学前教育,认为政府要为学前教育立法,明确学前教育的地位和作用。”胡卫表示,规范的体系是学前教育发展的重要前提。

谈及学前教育领域现状,他坦言“欠账很多”。“2000年之后中等师范学校被取消,幼师队伍严重供不应求,出现了‘教师荒’。”

幼教队伍人数严重不足的同一时间,二孩政策实施后的新生儿数量却迎来大量增长,据央广网报道,2021年当年学前教育阶段的适龄幼儿将增加1500万人左右,幼儿园预计缺口近11万所,幼儿教师和保育员预计缺口超过300万。

“原来的托儿所、幼儿园数量就不多,但社会对托儿所、对幼儿园的需求远远超过供给,这也是我们讲的,资源发展不平衡不充分,在学前教育特别是托儿所这个问题上表现得特别突出。”

胡卫指出,很多年轻家长认为孩子应该越早接受教育越好,不想输在起跑线上,所以越来越多的家长希望孩子出生以后、一两岁时就能送到保育机构去。

但公办托儿所、保育机构却在0-3岁这个年龄段出现了缺位。“现在比较多的是民间的机构,甚至是无证无照的机构在接纳新生婴幼儿。但这个质量能不能保证?”

他举例2017年学前教育管理事件称,一些没有经过专业培训的保育人员充当教师,使得幼教队伍质量令人堪忧。

“政府设立标准,引导企业、街道等办学”

如何解决学前教育市场供需不平衡的矛盾?

在2017年12月举行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着力解决中小学生课外负担重、‘择校热’、‘大班额’等突出问题,解决好婴幼儿照护和儿童早期教育服务问题”被明确提出,这在胡卫看来,是政府意识到并将重点解决教育短板的表现。

“西部地区的甘肃就是一个例子,从以前的低入园率,这两年通过持续性投入要达到92%以上。”他还表示,上海每年在幼儿教育学前教育方面的财政投入始终“力度比较大”。

改革开放以后,公办民办共同发展的格局出现,社会力量开办学前教育比例也越来越高,公办起到示范引领作用的同时,民办学前教育也涌现出越来越多优质资源,这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家长对于学前教育的需要。

“目前最大矛盾是保育机构,就是0到3岁,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在不同场合都在联名呼吁,希望托儿所这块广开办园渠道,要降低门槛。”

胡卫表示,应该鼓励有条件的企事业单位办学前教育机构,包括托儿所、幼儿园等。政府在其中设立标准,加强诚信监管,引导企业自主办学。

“要通过政府诚信监管、行业自律自主办学,形成立体化网络的学前教育发展的格局,才能解决现在比较突出的矛盾。”

点击查看全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
本页面加载共:43 次查询 | 用时 0.803 秒 | 消耗 53.92MB 内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