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个安安静静教书老师有多难?

“要做一个安安静静教书的老师太难了!”江苏省政协委员、南京秦淮区教师进修学校校长潘春雷最近如此感叹,一线教师纷纷响应。

今年2月,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 OECD) 公布教师教学国际调查(TALIS) 项目显示,上海初中教师每周工作时间为39.7小时。其中,上海教师用于课堂教学的时间为13.8小时,占工作时间三分之一,低于国际平均值19.2小时、占比50%。那么,付出了诸多辛苦的教师们时间都用到哪里去了? 教师培训、各类行政考察、教研课题的撰写等占据了教师更多的时间和精力。老师们直呼:“生活自顾不暇,遑论梦想和追求。”

教师工作时间严重超标

早晨6点40分走进校园,囫囵吞枣般用10分钟吃完早饭,全班同学晨跑活动随即开始。作为黄浦区一所市实验性示范性高中高一数学老师、班主任,刘刚 (化名) 喜欢用“转个不停的陀螺”来形容自己的工作状态。尽管午休时间是70分钟,但通常,他只用不到半个小时吃好午饭,就匆匆忙忙跑进教室找学生订正试卷和作业。

虽说下午5点是规定的下班时间,但刘刚离开学校的时间通常会更晚。吃个简单的晚饭,他又开启了“打鸡血般”的工作模式———平日每天要用2个小时左右的时间来整理教学资料、准备教学课件以及批改2个班级的数学作业。如果遇到期中、期末考试复习阶段,每天的工作量还要增加。“晚上11点能上床就很不错,第二天早晨5点多又要起床了。”

因为考试这个指挥棒总是指挥教育教学工作的第一杠杆,因此对于学生的课业要求,没有任何一个教师敢放松。

据国家社科基金课题组调研结果显示,中小学教师每周的实际工作时间平均值为54.5小时,一些地区的高中主课教师日平均工作时长16小时,远超法定时间。

教师工作时间虽长,但平均分配到教学的时间却很有限,时间哪儿去了?教师教学国际调查 (TALIS) 给出参考———批改学生作业7.9小时,辅导学生5.1小时,参与学校管理3.3小时,与本校同事合作交流4.1小时。这些数据远高于大多数国家和地区。

负担重成为教师群体的普遍现象,更细分地来看,教师是否担任班主任工作、教师所属的学科是否是考试学科、不同学段教师等因素,决定了教师肩头的担子有多重。一位有着不同学段管理经验的校长说,真实情况是,考试学科的小学、初中班主任负担重上加重。

每天早晨4点30分起床备课,7点左右已经赶到学校。下班后,由于太累先睡一会儿,晚上10点再爬起来批改作业、回复家长的疑问、处理班级琐事,再抬头时已是深夜。“做语文教师是我的梦想,但班级管理琐事耗费了大部分精力,再也无力研究教学。”这样的状态维持2年后,85后教师刘燕(化名) 从沪上最好的公办高中辞职,选择入职一家培训机构。

教学任务要为行政检查让路

1990年出生的曹婧筠,已经在复旦实验中学英语教师的岗位上执鞭3年。去年起,她还成为学校德育处团队干事,负责初中部学生工作,各类行政任务扑面而来。“教师节庆祝活动、学生军训、升旗仪式,所有与学生思想工作有关的事情,我都要关注、关心。”

她掰着手指头列举说,作为大队辅导员,每周的工作量差不多相当于上6节英语课;每周还要带学生实践团队开会;根据区里要求,学校的少先队和团委每周三上午都要召开例会,策划各类活动,例如14岁生日会、入团仪式、主题德育教育等。“每次活动资料都要存档,就连每周一的升旗仪式都要撰写新闻稿并拍照。”

而同时,学校还需要应对各类行政验收。沪上一所知名小学教导处主任透露,学校教导处、德育处、科研部门一起统计过,曾经一个学期就接待了各类检查、参观近40次。

目前,曹婧筠的职称为中学二级,想要晋升到中学一级教师,要求教师有4-5年的班主任经历,每学期至少开设1节校级公开课,还要发表科研论文。“若申请更高级别的职称,就要在全区层面开设公开课,而这样一节课需要3-4周的时间精心准备。”

教师培训“不患多而患不均”

一所初中教导处副主任兼师训专管员刘丹 (化名) 介绍说,根据新的“中小学、幼儿园教师培训学分管理办法”,教师要完成五年一轮共360学时、36个学分的专业发展培训任务。值得注意的是,并非参与1小时培训就能拿到1个学分。刘丹举例说,学校安排的所有定期开展的教研组活动,一个学期下来才算1个学分。如果是高级教师,完成360学时之外,还要有180个学时的特别培训。若是刚刚踏上讲台的新教师,全部要在第一年参与“见习教师规范化培训”等。

此外,新的教师职务培训计划还提出“教师计算机能力提升工程”,每位教师完成50个学时的培训。刘丹笑言,课程培训内容确实精美,例如一个学分的课程需要在微信上完成,里面分为10个教学主题,每个主题下又有形式各样的学习内容。且又有严格的学习时间范围,一线教师叫苦不迭。

黄浦区一所市实验性示范性高中英语教师曾参加学校互联网教育培训,授课教师是本校一名物理教师。“学校为教师提供教学技术方面的培训,我们都很感兴趣。但让物理教师讲课,必然有很多内容是英语教师用不到的。”这位老师说。

教师教学国际调查 (TALIS) 结果表明,在教师专业发展活动上,上海优势显著。不仅初中教师入职培训和带教活动基本实现全覆盖,教师一年中用于各项专业发展活动的天数高达62.8天,高出国际均值27.6天两倍还多。

“必要的培训对于教师职业发展是有好处的,但现在的问题在于,这些培训资源并没有平均合理地安排到每个教师头上。”静安区教育学院附属学校校长张人利多次针对教师培训提出改进建议。他说,“有的校长不仅要参与上海市名校长培训、教育部校长培训中心培训,还有德育骨干教师培训等,忙得不可开交。但有的校长就什么培训都轮不上,这种情况,在教师群体中也很明显,越是骨干教师,越是疲于奔命地参与各类培训,这并不科学。”

作为杨浦区小学数学学科带头人,打一小学张丽老师每周要参加学校的备课组教研、学科大组教研活动。作为带头人,还要带领打一集团数学教师开展基准教学研讨。全区层面,张丽还要参与同学科同年级进修、学科带头人专题研修班等培训活动;此外,张丽还曾参与过为期3年的市级“名师基地班”……最忙的时候,每周约有一天半的时间接受培训。张丽说,虽然很累,但是各类培训带来的收获很多。

值得欣慰的是,教师培训已经开始细微的变革。

张人利说,原本校本课程培训与市级、区级课程培训的比例对半开,如今,这一比例可以按照学校具体情况进行调配。培训实力较强的学校可以提供八成的校本课程培训,实力较弱的学校可以提供两成的校本课程培训。(文汇报记者 张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