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韩国济州打造“全球教育城”

韩国,西归浦——韩国济州岛以其茂密的柑橘林,柔软洁白的海滩和作为蜜月度假胜地而闻名遐迩。而今,韩国正在该岛上开展一项大胆的教学试验,意在增加国内的教育机会和吸引外国的教育投资。

韩国,西归浦——韩国济州岛以其茂密的柑橘林,柔软洁白的海滩和作为蜜月度假胜地而闻名遐迩。而今,韩国正在该岛上开展一项大胆的教学试验,意在增加国内的教育机会和吸引外国的教育投资。

如果一切照计划进行,到2015年,12所颇具名望的西方学校将在济州全球教育城里开设分校。济州全球教育城 (Jeju Global Education City)是济州岛西归浦市一个独立的社区,由政府出资建设,占地940英亩。在该社区里,所有人,包括学生、教师、行政人员、医生和售货员,将只讲英语。第一所进驻的学校,北伦敦学院学校(North London Collegiate),已于本月动工建设校园。

这是韩国首个专门为实行外国方式的教育而打造的社区,但在其它地区,也开设有外国学校的独立分校。英国私立学校达利奇学院(Dulwick College)计划将于几周内在首尔开设分校。大约在同一时间,加利福尼亚州的查德维克学校(Chadwick School of California)也将在首尔以西的新兴城镇松岛新城(Songdo)设立分校。

正在韩国发生的一切,是西方学校进行全球扩张的一部分。促成这一趋势的原因很复杂:一方面是亚洲和其它地区的家长希望能够既让孩子从小学开始就接受用英语教学的更加国际化的教育,同时又保持家人团圆;另一方面,政府希望通过吸引更多外国人前来投资,从中获得经济收益。

“我们将尽一切力所能及的努力来创造这样一个环境,即便孩子不出国,他们也必须讲英语。”济州岛官员蒋太荣(Jang Tae-young)近日对一些父母说道。

通过引进名列前茅的西方学校,政府希望解决韩国社会几个广为人知的受力点之一。许多家长希望送孩子出国,使孩子能够学习英语,远离韩国教育的重负和狭隘的视野。根据官方数据,从小学到高中,出国求学的韩国学生从1999年的1840人上升到2008年的27350人。

但是,让孩子出国常常导致家庭破裂。母亲陪孩子到国外念书,父亲则成了“呆鹅”爸爸——留在国内,赚钱资助他们,偶尔乘搭越洋航班去探望他们。

孩子出国留学的趋势已经发出了家庭破裂和人才外流的警报。韩国已是世界人口出生率最低的国家之一。

可在外求学的孩子中许多人最终留在国外;而那些海归学子则常常面临着难以在韩国公司求职,重新学会流畅地讲韩语和适应韩国人经商方式的困难。

42岁的李景民(Lee Kyung-min)是首尔的一名药剂师,她12岁的女儿丁闵珠(Jeong Min-joo)在加拿大一所私立学校上了一年半的学,她说她知道为什么那么多家长愿意作出牺牲让孩子出国。

“在韩国,大学入学考试靠的是死记硬背。学校单凭学生的成绩来决定其能力的大小。”李女士说道。她还提到家长之间的攀比迫使自己的孩子去参加课外补习班,使得孩子几乎没有空余时间来发挥创造力。“在我国的教育体制下,孩子越变越低能。”她说。

所以闵珠的父母相信,每个月支付5000美元作为学费和住宿费,让闵珠接触西方教育是值得的。要是在国内上学,他们每个月可能只需支付500美元。

但是当闵珠开始忘记韩语语法,不再打电话回家时,李女士说她的心都灰了。然而,她不想留下丈夫一个人而去陪女儿。她见过在自己所住的地区, “呆鹅”爸爸的寂寞往往造成了婚姻的破裂。

“我们家渐渐失去了凝聚力,成为一个空壳。”她说。

六月份,他们把闵珠带回家,打算让她明年在济州的其中一所国际寄宿学校上学。对李女士来说,能不必出国却把女儿送到国外的环境中,济州是距离最短的了。

“韩国的希望很明确,从‘西式’或‘美式’的大学阶段以前的教学方式中获益。”查德韦克学校的校长特德•希尔(Ted Hill)说道。查德维德学校位于松岛新市的分校为韩国学生保留30%的学位数,到目前为止已经收到了许多入学申请书。剩下的学生将会从住在韩国和中国的外国家庭中招收。

“我们在向韩国家长解释上课方式时,看到他们的眼睛闪着亮光。”达利奇学院国际管理部商业开发主任克丽丝•德马里诺(Chris DeMarino)说道,“我们所提供的课程有着巨大的需求,但很可惜,我们不得不拒绝其中的很多人。”政府限制其首尔分校最多只能招收25%的韩国学生。

在韩国,英语能力和美国顶尖大学的文凭是非常重要的身份证明,以致有些人在用韩语交流时,总故意夹杂着英语。

美国移民统计办公室(OIS)资料显示,在2009年的会计年度中(以2009年9月30日为止),韩国共向美国输送了11.3519万名非移民学生,仅次于中国。

据韩国国家统计局(SKNSO)2008年的调查,48.3%的韩国父母说他们想要把孩子送到国外去“培养全球视野”,学习英语,逃离国内僵化的教育体系。超过12%的韩国家长想让孩子从小学起就接受外国教育。

有人批评说,济州的学校—每年学费在1.7万美元到2.58万美元之间,开设英语语言课程,不包括为韩国学生开设的韩语语言和韩国历史课程—将形成“贵族学校”。不过,监督该项目的韩国土地、交通和海事部副部长权岛烨(Kwon Do-yeop)说,这可以使韩国每年在孩子海外教育的开支上节省5亿美元。

济州国际自由城市发展中心将教育项目纳入济州的整体规划进行管理,该中心主任卞正日(Byon Jong-il)说,“比起将孩子送到美国学习的开支,到济州的分校上学的开支只需一半。而且把孩子送出国,也并非一帆风顺。”

经济衰退就凸显了那些可能不顺的状况。

“在九十年代到外国求学的学生中很多人已经回国了。虽然他们拥有外国学历,但由于全球经济衰退,无法在国外找到工作。可他们的韩语又不好,而且不是很适应这里的企业文化。”韩国职业安置公司CareerCare的总裁辛玄万(Shin Hyun-man)说道。

毕业于伦敦米德尔塞克斯大学(Middlesex University)的吉米•Y.洪(Jimmy Y. Hong)目前是首尔LG电子公司的营销人员。他说,2008年回到韩国后,他进入首尔延世大学(Yonsei University)攻读商业硕士学位,使他能和当地的教育联系起来,这对他在交朋友、找工作和做买卖方面非常重要。

他说:“我怕我会因为在国外读书而遭到排斥。”

 

相关阅读链接:纽约时报:亚洲大学的崛起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
本页面加载共:43 次查询 | 用时 0.630 秒 | 消耗 52.82MB 内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