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标准,无风口。素质教育赛道,好未来为何看好爱棋道?

素质教育赛道,概念上热了很久,但从整个教培行业的实际发展中看,始终处于一种“等风起,而风未起”的局面。 张邦鑫曾给素质教育的发展方向提过三个建议,第一条便是素质教育需首先完成标准化…

素质教育赛道,概念上热了很久,但从整个教培行业的实际发展中看,始终处于一种“等风起,而风未起”的局面。

张邦鑫曾给素质教育的发展方向提过三个建议,第一条便是素质教育需首先完成标准化、在线化与数据化。这条建议该如何理解?爱棋道的探索提供了一套教科书式的经验与视野。

2017年,好未来战略控股爱棋道,作为好未来向未来部署的产品线之一。2019年初,EDU东西专访爱棋道创始人王煜辉,请他分享爱棋道的

国手师资+课研体系+AI,构成爱棋道的三大壁垒

相比其他课外课,在很多中国家长心里,围棋不是全民项目,却是小众中一种“白月光”类型的技能。

围棋是中国国术,多少有“给天才少年的智力游戏”的意思;同时围棋对智力的训练还不止“计算”之智,还包括审时度势、知己知彼的人生智慧和战略思维。

最近几年,围棋还成了为数不多人类与AI同台交锋的“竞技场”,就算最近人类输了几局,但围棋本身的复杂性和可探索的开放性,远没有输。

回到“课外课”的话题,从某种程度上说,围棋课有点像数学:不是所有的孩子都适合,但学得通的孩子却完全可以从这一路攀上智识的金字塔尖。

这大约是为什么做数学课出身的张邦鑫在“2019好未来开年大会”中,特别将围棋圈出来的原因之一。

在“开年大会”上,张邦鑫基本上从行业角度重新梳理了德智体美劳的五条“赛道”:

好未来要培养‘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人。德,包括大语文、英语等;智,包括数理化、围棋等;体,体能训练,健康体魄;美,包括在线美术等;劳,STEM、科学技术工程等。这会是好未来长期的产品线。

好未来不是无的放矢,在围棋这条“产品线”上,他们早已有布局。2017年5月,好未来战略控股爱棋道,并将此看作好未来布局素质教育落下的重要一子。

国手初心

王煜辉今年43岁,面容清俊沉静,有种在创业者身上难得看到的淡定气度。“我很少焦虑。这是围棋给我的心态,”王煜辉在电话里说。

不标准,无风口。素质教育赛道,好未来为何看好爱棋道?

王煜辉身上有诸多标签,但无一不与围棋有关:10岁学棋,20岁进入国家围棋队,21岁师从棋圣聂卫平;围棋职业七段,曾长年在聂卫平道场担任主力教练,柯洁等世界冠军都听过他的课。在有了女儿安安之后,他陪女儿从0到1的学围棋,所以他不仅精通围棋,还比任何人都明白,围棋教育,应该是一场什么样的“对话”。

好的围棋教育,前八节课就得让孩子明白,什么是棋道。”王煜辉说。2015年,他创业围棋教育,爱棋道以“道”为名。

和素质教育其他分类技艺一样,围棋教育在早期启蒙阶段,遇到的问题不是有兴趣的孩子无处可学,而是鱼龙混杂的机构太多,家长根本无从鉴别。

个性淡定如王煜辉,在投身围棋教育的早几年里,发生过一次“正面手撕”的事情,那是一个颇有规模的围棋连锁教育机构,甚至口碑也不错。规模扩大后,机构“研发”出某种流水线式的教育法,且向外宣称自己的成功秘诀:“我们的老师根本不用会围棋,不会下围棋的老师甚至能教得更好。”

这套理论在一番自圆其说的包装之下,竟也引发很多家长的追捧。王煜辉目睹这件事,气得连续撰文点名道姓批驳这家机构。

在王煜辉看来,教孩子围棋的人,不仅要会围棋的“技”,还须通达围棋的“道”

那什么才是围棋的道,围棋的道应该如何传递给孩子?这可以谈得很深,比如围棋“十诀”从“不得贪胜”始,“五得”以“得天寿”为高,基本上可以谈出一部关于人生心性与智慧修养的大书;但面对四五岁的孩子,王煜辉认为,好的引路人,能让孩子在围棋学习中增长智商、情商与逆商,这三者,是他从女儿安安身上看到的、学围棋直接发生的影响。

智商不用说了,只说后两者。围棋下得好,不仅是自己会计算,还能琢磨对手的心态与计算,长时间从对手角度去思考问题,是为情商;围棋对弈,有赢有输,赢了自然高兴,输了也并不气馁,能接受并反思自己的失误,是谓逆商。

王煜辉曾在《用围棋成就孩子更好的人生》中描述女儿安安学棋变化:从一个不合心意便要发脾气的小姑娘,通过围棋磨练成输赢不惊的大方态度。

不标准,无风口。素质教育赛道,好未来为何看好爱棋道?

▲ 从小学围棋的安安,坐在棋盘边已然有种沉稳气度

这些围棋之“道”,爱棋道如何能比那些线下机构做得好?王煜辉说:“我们的壁垒,还是在于我们对围棋的理解。”

“那爱棋道如何来给完全没基础的孩子上好这第一堂课?”记者问。

“八个字,来之则喜,战之能胜。”王煜辉说。

“来之则喜,战之能胜”,是儿童坐在棋盘边的第一节课,老师可以让孩子感受到围棋的喜悦,同时,更重要的是,传达给孩子一个概念:围棋对战,要分胜负输赢。

“来之则喜,已经是很多机构的套路了,不仅是围棋,几乎所有的素质教育培训班,都以把孩子哄得开心为已任,孩子学得高兴,家长也就高兴了,但我见过一个资质不错的孩子,父母也觉得他学得好,我们一测试,就发现他学了2年左右的时间,完全没什么长进。非常可惜。”王煜辉说。所以他觉得除了能让孩子喜欢之外,还得让孩子“能战”,“围棋是一种竞技项目,要让孩子通过弈棋理解胜败。”

然而一味强调要“战胜”的,亦算不得好机构。围棋机构中的确有一些以“严苛”训练出好成绩,博得自己的好名声,但实际上还是错误的启蒙。

在王煜辉看来,“来之则喜,战之能胜”合在一起才是好的入门,老师要能让孩子先学会赢,再学会输,最终学会与输赢成败相处,这才是围棋让人受益终身的智慧。

王煜辉曾专门撰文阐释过围棋五得——得好友、得人和、得教训、得心悟、得天寿。一篇文章无法展开说,单说其中一直以来最难以为外人道也的“得心悟”,实际上就是在得失中不断看清自己的内心、自我探索的过程,而这种探索,经过棋逢对手的“手谈”,最易被触发。然而除非是自己有所体悟的老师,很难能让孩子一开始就能真正领略围棋的奥妙。

“这八个字,最终都要落实到课程中去,这是爱棋道相比别的机构,真正优胜的地方。”

有AI,但不止AI

如果说职业七段的王煜辉,对围棋的深刻理解,是爱棋道的高度,那么这种高度对初学者来说,“可攀”与否,便需要由扎扎实实的课程内容来决定。

爱棋道的课程内容从不同角度看,有着不同特点,这些特点形成了爱棋道的壁垒。

为了尽可能多地让孩子接触正本清源的围棋教育,爱棋道以在线方式教孩子围棋,其最显著的特色,主要是这样三点:国手师资、分级体系与AI陪练。

这三条随便拿一条出来,都可能成为一个亮眼的卖点,但在王煜辉看来,所有条件,都是希望以更有效的方式,表达棋道。

1、师资

爱棋道的愿景是“启蒙规划,亦需国手”,所以自成立以来,在教学的核心基础——教案研发上不吝投入,在爱棋道,无论是刚刚开始围棋启蒙的学龄前孩子,还是已经达到业余强豪级别的少年,他们所学习的知识点都是由资深的高水平职业棋手来研发,在此方面,爱棋道投入了很长的时间,以及巨大的人力和财力。

与此同时,爱棋道在师资标准上毫不放松,打开爱棋道官网,全职的数十位老师,基本段位在业余5段到职业七段左右,进入到高段级别的学生,还会有王檄这种职业九段的世界冠军级别的导师,来为爱棋道最高学府“特战队”的学生进行小班课的细致指导。

在爱棋道成立之初,柯洁也是客座导师之一,现在柯洁虽不是爱棋道全职导师,但有些大课,还是会应邀来给孩子们讲围棋。

与国手正面交流,稍微设想一下,估计都能让学围棋的孩子与家庭兴奋不已。

2、分级

即使是国手来做启蒙研发,王煜辉还是进一步将课程体系这件事做了标准化打磨。除了前面说到的前8节课的要求,要让孩子来之则喜,战之能胜,从全局来看,爱棋道还打造了一条围棋教育路线上的“分级系统”。

不标准,无风口。素质教育赛道,好未来为何看好爱棋道?

▲ 爱棋道“分级系统”,可点开大图了解细节

我问王煜辉,通过在线学习这种方式,孩子在爱棋道这个平台能学到什么程度?王煜辉说,到业余6段都没问题。

业余6段是什么样的水准呢?差不多相当于省级比赛业余段的最高级别了。

3、AI

在我看来,AI实际上是爱棋道非常厉害的一个亮点,但王煜辉却不愿过多放大这一亮点。

爱棋道在研发体系化分级课程同时,沉淀出一套LPE训练法,简单来说是一种三步立体的学习循环:一学(Learning)二练(Practice)三做题(Exercise),对弈练习与“做题”,在爱棋道平台,都可以通过悟空AI来个性化完成。

顺带说一下“做题”这个概念,学围棋的人都熟悉这种练习,包含预习题、课后题、死活训练题等,尤其是“死活训练”,就是对着棋谱反复练习棋子相生相克的走法。

学好围棋,大量有效练习是必不可少的。

爱棋道的AI系统,主要解决练与做题的内容。借用现在大热的“智适应”概念,AI系统的优势,是在学生对弈练习和做题的过程中,留下大量数据,让智能系统可以根据学生的个体进展,推送匹配的难度和练习。

现下很多机构单凭“智适应”概念便宣称发起教育革命,但在王煜辉看来,到目前为止,AI有其边界:“教育最重要的还是人,还是温度。

爱棋道打造了一个国手级别的名师“战队”,通过在线的方式让更多孩子能跟着名师学习,更重要的是,当孩子遇到困难或挫败时,这些老师会是他们转向的心灵港湾。“孩子不仅需要技术上的指导,还需要人格引导,情感陪伴,这是围棋之‘道’可以春风化雨、润物无声的地方。”

“爱棋道”现象:素质教育的系统进化

关于围棋教育,王煜辉的使命感是重塑行业标准,为有志于学围棋的孩子打开一扇可靠的门。所以这扇门不仅要紧扣“入门须高,取法须正”这八个字,还须普惠,尽可能给所有孩子,而不是将优质教育束之金字塔尖。

在爱棋道上学棋,费用算下来,大约80元一节课。相对应的,我查了下行价,在线下,与爱棋道同等级别的老师给棋童上课,学费在400-1500元/两小时。

根据爱棋道CTO黄雷提供的数据,在极少做推广的情况下,爱棋道注册用户3.5万,日活2-3千人。

我请黄雷从他的角度谈在线平台对围棋的赋能,他给了我发了一段“三阶段发展观”:

1. 在线提升效率与便利性,有效解决“围棋优秀师资不均衡”的问题;

2. 在线留存大量用户数据,为个性化学习服务提供了发展可能性;

3. 在线为真正智能化围棋学习,提供发展基础。

这将是在线围棋教育的1.0、2.0和3.0版本,黄雷说,“目前爱棋道在2.0阶段”。

不标准,无风口。素质教育赛道,好未来为何看好爱棋道?

▲ 爱棋道CTO黄雷在好未来主办的全球教育大会(GES)发布爱棋道AI产品

站在教育行业观察者的角度,我们该如何看待爱棋道?诚然从用户视角看,作为单体机构的爱棋道,为家长提供了一个可靠的、惠而不费的围棋教育平台,但站在行业角度,爱棋道真正引人关注的地方在于——它极有可能是一个现象,引领素质教育赛道的发展方向

为什么这么说呢?让我们从两个角度去分析:

第一,素质教育赛道;

第二,系统性进化。

先看赛道。首先围棋不像在线英语或数学思维等,它不是风口赛道,不过数字仍不容小觑。在采访中,我与王煜辉探讨了中国棋童的人数与市场份额。中国棋童总数目前没有确定统计,但根据比赛报名人数倒推,约在500万左右,且每年呈30%的递增。

站在商业的角度上,在这个数字中角逐“份额”,直接逻辑大约是扩大规模,抢夺用户,但爱棋道实际上从一个反其道而行之的角度做机构:先将教育内容打磨到极致。

还是用张邦鑫的话来点评爱棋道。实际上当我们把爱棋道当作一个现象去看,就会发现爱棋道的立身之道,与张邦鑫在不同场合剖析的素质教育的未来,有许多合流之处。

张邦鑫说,“任何一个赛道,任何一个品类一开始都不是大品类”,关键是从行业标准的要求去做。而就素质教育再细分下去,可以标准化分阶的品类,比如“能分出输赢的素质类项目,比如围棋、编程等,更容易做成大机构”。

所以第二个问题就是,素质教育如何做成大机构?这就涉及到一个系统性进化的问题。

张邦鑫在前两年谈到好未来对素质教育发展方向时,提出了3点建议:

第一是机构要标准化、在线化、数据化;

第二个建议是要重视企业的品牌、研发和渠道;

第三个建议是重视人才组织和文化。

这三条在爱棋道这里都非常显著。尤其在它对技术的应用上,与很多野蛮生长的互联网教育模式相比,爱棋道将科技限定在“功能”上,而非矫饰,才让后两条的脚跟扎得更加稳固。科技可以让教育普惠,但不可能取代教育中人的高度与温度。

张邦鑫还说过一句意味深长的话,“低成本的素质教育有公益属性和更大空间”,这是对教育+科技前景的另一条脚注,也是爱棋道作为一种现象,出现在当下教育拐点期的意义。

爱棋道实质上代表了一种方向:教育仍不可能改变其精耕细作的属性,但普惠效应可以交由互联网来推进变革。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