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项“对学校教育大有裨益”的45年研究,说了4个秘密

精彩导读 空间能力在创造力和技术创新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我认为,它可能是人类潜能中已知但尚未被开发的最大源泉。”心理学家DavidLubinski表示,在数学或文字能力方面仅仅勉强…

一项“对学校教育大有裨益”的45年研究,说了4个秘密精彩导读

空间能力在创造力和技术创新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我认为,它可能是人类潜能中已知但尚未被开发的最大源泉。”心理学家DavidLubinski表示,在数学或文字能力方面仅仅勉强引人瞩目但在空间能力方面表现突出的学生,通常会成为卓越的工程师、建筑师和外科医生。它通常在学校进行的学生评估中被忽视。”

背景

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JulianC.Stanley于1972年发起一个名为“数学天才儿童研究”(SMPY)的项目,研究了巴尔的摩地区450名12-14岁的高智商儿童,通过SAT的数学测试将他们筛选出来。

目前,针对5000名天才儿童的一项研究已经进入了第45个年头,研究结果对学校教育将大有裨益。

第一个正式的学术性“天才研究”

TomClyne解释道,这是第一个正式的学术性“天才研究”。5年后,Stanley又扩大了研究范围,研究了更多小孩,并且决定追踪他们日后的生活,包括高等教育及职业情况等。

前四组包括了SAT测试排名中前3%至前0.01%的学生。1992年添加了第五组学生,数目达到5000名左右。

跟踪调查被安排在前四组学生18、23、33、50和65岁的时候;第五组学生已经接受了35岁时的跟踪调查,在50和65岁还会接受一次调查。

德国罗斯托克大学心理学家ChristophPerleth说,“我不知道其他地方的研究是否能让我们了解数学才能卓越的学生到底是如何发展的,以及为什么他们能有那样的发展。”研究还在继续,而其结果在过去四十年里,已经被写成了400篇论文和几本书。

“天才研究”的研究结果是什么?

1 只有足够的努力,不一定能成专家

最震撼的在于,它反对了传统的观点,即“只有足够努力,在一定能在某些方面成为专家”。今年年初,一项独立调查发现,有些人并不需要练习就可以在某项运动中轻松取胜。

SMPY的结果显示,在学术领域,这也同样适用。该研究认为成就的唯一最主要因素是早期认知能力,而非刻意练习和环境因素,如社会经济状况等。

2 空间才能在学校考试中经常被忽略

1976年,Stanley开始测试其第二队列(一个由563名SAT得分排在前0.5%的13岁儿童构成的样本)的空间技能,即理解并记住物体之间空间关系的能力。对空间技能的测试可能包括将从不同视角看到的物体进行配对、判断一个物体通过某种方式被切开时将产生何种横截面,或者估测不同形状的倾斜瓶子的水平面。Stanley想知道,和仅依靠定量以及文字推理的衡量相比,空间能力能否更好地预测教育和职业结果。

在受试者到了18岁、23岁、33岁和48岁时进行的跟踪调查支持了他的预感。一项2013年的分析发现,人们产生的专利和经过同行评议的出版物数量同其在SAT和空间能力测试中的早期得分之间存在关联。SAT测试合起来造成了约11%的偏差,而空间能力额外造成了7.6%的偏差。

这些同其他最新研究相吻合的结果表明,空间能力在创造力和技术创新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我认为,它可能是人类潜能中已知但尚未被开发的最大源泉。”Benbow的丈夫、心理学家DavidLubinski表示,在数学或文字能力方面仅仅勉强引人瞩目但在空间能力方面表现突出的学生,通常会成为卓越的工程师、建筑师和外科医生。“不过,在我知道的招生主管中,还没有人看重空间能力。而且,它通常在学校进行的学生评估中被忽视。”

3 天才儿童也得培养,而不是任其自由发展

研究还指出了重要的一点,天才儿童必须得到恰当的培养。这有点惹人争议,但研究发现高智商在重视努力的社会中可能是种不利因素。研究指出,与其让天才儿童自由发展,让他们跳级,或者提前让他们接触大学教程是更好的选择。

Clynes说道:“SMPYd的数据支持了这种观点,相比较控制组,跳级了的天才儿童有60%的可能性能够拿到博士学位或发明专利,在科学、技术、工程与数学领域,他们拿到博士学位的几率是控制组的两倍。”

范德堡大学心理学家DavidLubinski在Stanley退休后继续推动该研究,他说,“这些孩子不需要新的东西,只是需要早点接触到大点的孩子能接触的东西。”

4 掌握成长思维的学生能获得更高的分数

研究强调,及早发现天才儿童,并对其给予和普通儿童一样的关注度,是非常重要的。上文提到的独立研究认为,我们给儿童贴上“天才”等标签是不够明智的行为。

加拿大发展心理学家DonaMatthews在《自然》杂志上说道,“过于强调预测谁会成功,我们很可能卖空了许多测试中得分没那么高的孩子。对于被试的小孩来说,称他们为‘天才’或‘非天才’都对他们没有帮助,相反,这可能会渐渐破坏他们的学习能力。”

“高分只能告诉你考试者能力很强,以及他/她当时非常适合参加那场考试,”Matthews说。“而低分什么都不能告诉你。”因为许多因素都会压抑学生的表现,包括文化背景,以及是否习惯参加高压力考试等等。

Matthews认为,当早期成就处于较高和较低极端的学生感到自己的未来成功前景受到了评估时,他们的学习动力便可能会受到损害,并可能会导致定势思维(FixedMindset),这是斯坦福大学的心理学家CarolDweck提出的一种概念。Dweck认为,比起定势思维,鼓励儿童形成成长思维要好得多——也就是将大脑和天赋视作起点,相信才能可以通过不断的努力和智力挑战发展的思维方式。

“学生关注的是提高,而不是焦虑自己有多聪明,或是急于获得肯定,”Dweck说,“他们努力学习,好学得更多、变得更聪明。”Dweck和她的同事的研究表明,掌握了这种思维方式的学生在学校更有学习动力,能获得更高的分数。

校长派独家文章

○独家 | 北京35中校长朱建民:学校围墙正在垮塌,课程是一所学校的灵魂

○校长领导力系列② | 国际教育“新兵”王红军:为世界培养认同民族文化的中国人

○校长领导力系列① | 陈永平:提升教学领导力,给学生能“自我生长”的知识

○独家 | 卓立:敢为教育先,史家小学“后现代化”学校落地生根

| 根据Nature自然科研”、煎蛋网综编

| 来源:校长派微信公众号

| 更多内容请关注:xiaozhangpai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
本页面加载共:37 次查询 | 用时 0.631 秒 | 消耗 51.54MB 内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