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的信任去了哪里?

最近,汉王科技开发的”课堂呵护系统”,再次引起媒体的关注。据报道,该系统在黑板上方安装了一个摄像头,上课时每秒对整个班级拍摄一张照片,然后进行人脸识别,判断…

最近,汉王科技开发的”课堂呵护系统”,再次引起媒体的关注。据报道,该系统在黑板上方安装了一个摄像头,上课时每秒对整个班级拍摄一张照片,然后进行人脸识别,判断谁在专心听课,谁在开小差,谁在讲悄悄话,以及谁在睡觉。而除了汉王公司,杭州的海康威视也开发了类似的”智能教室行为管理系统”。

教育的信任去了哪里?

说是再次,是因为这种监控学生上课表情、行为的系统,早就被舆论质疑侵犯学生隐私,影响学生健康成长,甚至有媒体评论称,是借“信息化”之名,将学校“监狱化”,可是,还是有教育部门、学校继续引进这类系统。这是值得深思的。深入分析发现,教育部门和学校之所以采用这类系统,一方面想以此提高课堂效率,让学生专注学习,另一方面则是出于某种无奈,便于在发生师生冲突、学生纠纷后,通过监控认定责任,防止陷入没完没了的纠缠。而后一方面原因,甚至是学校安装监控的主因。

简单来说,这是家校之间不信任、学校与教师之间不信任,催生的管理方式。很显然,当基本的信任不在,要给受教育者好的教育,也就无从谈起。不信任的情绪蔓延,已经严重影响我国的教育改革和发展。要让我国学生接受好的教育,需要恢复信任。

众所周知,我国高考改革难以推进,就因为缺乏信任。落实高校自主权,推进自主招生改革,社会不信任高校能用好自主权。高校要建立多元评价体系,进行综合素质评价录取,学生、家长不相信综合素质评价能做到公平公正。最终,由于不信任,自主招生和综合素质评价录取改革,步履艰难。对于高考改革,社会舆论普遍认为,还是客观的分数评价最可靠。

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弘扬科学家精神加强作风和学风建设的意见》,提出要建立信任为前提、诚信为底线的科研管理机制,赋予科技领军人才更大的技术路线决策权、经费支配权、资源调动权。优化项目形成和资源配置方式,根据不同科学研究活动的特点建立稳定支持、竞争申报、定向委托等资源配置方式。这里也提到信任。当前,对教师、科研人员都管理、评价体系,就基于不太信任而构建。比如,要求科研人员在申报项目时,就必须列出每一项开支,在立项之后,必须按预算开支。而从科研活动的规律看,在立项时,是无法准确预测需要在哪些方面支出多少的,于是拍脑袋列材料费、设备费,而立项后,就是不需要这方面的支出,但却不得不花钱,导致购来的设备被闲置,而如果把经费用到其他方面,就属于违规。

教育的信任去了哪里?

最近,我国在推进破除唯分数、唯升学论、唯学历论、唯论文论、唯帽子论等评价改革,然而,每一项破除,都面临如何建立能得到信任的新评价体系的问题。但是,我国社会对此普遍不看好。

怎么办?是沿着不信任的思维模式,强化用技术手段加强管理,强化量化标准评价,还是重建信任?在教室、校园里装监控,对教师、科研人员进行一刀切量化评价,可以得到可见的“公平”、“公正”,但是,教育和学术都是十分复杂的活动。为了消除“不信任”产生的纠纷、争议,不考虑教育和学术的本质属性,不尊重人格,不尊重教育与学术规律,就会丧失教育尊严与学术尊严。

教育的信任去了哪里?

而信任却难以自觉恢复,也难以“要求”出来,必须通过制度改革,来理顺权责关系。首先,必须依法治教,按法律规定完善问责机制,当前,我国已建立比较完善的教育法律法规体系,但是,一些地方并没有做到依法治教,比如,没有依法界定学校在学生安全事故中的责任。其次,建立现代学校制度,在中小学,要建立教师委员会,负责学校教育事务,要建立家长委员会,参与学校非教育事务的管理与监督,这才能既保障学校教师的权利,又维护学生的权利,增强家校互信,而非制造冲突与矛盾。在大学,则要建立并发挥教授委员会、学术委员会的作用,实行“学术自治,教授治学”。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