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战“疫”⑩|应对疫情期间学生心理应激反应,社会需提供支持

2019年12月湖北省武汉市突发由新型冠状病毒(novelcoronavirus , 2019-nCoV)感染引起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NovelCoronavirus–Infect…

心理战“疫”⑩|应对疫情期间学生心理应激反应,社会需提供支持

2019年12月湖北省武汉市突发由新型冠状病毒(novelcoronavirus , 2019-nCoV)感染引起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NovelCoronavirus–InfectedPneumonia,NCP)。疫情迅速演变成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

非常时期,迫切需要启动、加强和完善社会支持系统,集成有效、成效、高效的社会支持力量,形成依法、科学、积极、果断地管控疫情的成果,进一步降低病死风险、提高免疫力、提升主观幸福感、提高生存质量。必须充分发挥制度优势,紧密团结在党中央周围,在国务院的统一领导下,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社会力量,调动一切可以调动的社会资源,取得抗击战斗的最终胜利,为保障武汉人民、湖北人民、全中国和世界人民的公共卫生健康,交出一份负责任的满意答卷。

学生的心理健康关乎祖国的未来和社会的稳定,在危机面前,必须重视国家、学校、家庭、社区、以及学生同伴之间的对其的心理支持和援助建设,从而帮助大中小学生们理性平和地渡过危机。

心理战“疫”⑩|应对疫情期间学生心理应激反应,社会需提供支持

心理战“疫”⑩|应对疫情期间学生心理应激反应,社会需提供支持

社会重大事件所造成的学生心理应激反应

心理应激反应是指个体感受到某种应激事件时产生的身心紧张状态,当超过个体正常心理和情绪的耐受极限时,便会引发各种心理问题,甚至导致创伤后应激障碍。个体陷入心理应激反应是一个逐渐发展的过程,处于应激状态的个体要经历平衡打破、尝试解决、寻求帮助、陷入抑郁或逐渐恢复四个阶段,持续时间一般会维持6~8周。

在爆发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后,我们必须努力将个体/人情的心理应激反应控制在适中的水平。

目前心理创伤及其应激反应最严重的应该是武汉疫区的确诊病人家属、隔离人员、一线医护人员和记者等,其次是各地的确诊病人家属、隔离人员、医护防疫人员等,然后才是不能正常外出度寒假和开学的学生和教师,以及不能正常开工开业的社会各界人士。

非常时期,由于信息传播途径广、速度快、来源杂、谣言多,很容易使人们心理产生消极的影响。根据图1调查结果显示,此次疫情带来了不同群体的担忧、恐惧和愤怒等心理应激反应。特别是学生群体如果未经历过重大的社会危机,并且对社会信息的分辨能力有限,相较于成人则更容易被危机所影响,产生心理应激反应,甚至还会因为过度应激导致某些心理疾病的发生,从而损害学生的身心健康。

心理战“疫”⑩|应对疫情期间学生心理应激反应,社会需提供支持

图1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心理学研究中心的调查数据(王俊秀,2020年1月27日)

由于不同年龄段的学生群体认知能力及人格、社会性的发展水平不同,其应激反应程度、后果和表现也会有所不同,从而决定社会支持必须具备及时性、针对性和有效性。

虽然学生们的心态总体来说是积极的,但在我们在对大中小学生的心理调查中也发现了不同程度的焦虑、恐惧、学业困难、人际关系紧张等不良应激行为。例如,小学生会因为不能出去玩而苦恼,中学生担忧自己的学习进度会受影响,大学生则因自身的学业、职业规划和生活计划等完全打乱,而产生焦虑心理,甚至恋人之间也产生了矛盾。

因此,为确保学生们的正常学习和生活,保护学生们的心理健康,减少和缓解因治疗、隔离、延期开学、不能正常上课等问题而产生的一系列心理应激反应,启动、加强和完善社会支持乃是当下心理学工作者迫在眉睫的一项重要任务。

心理战“疫”⑩|应对疫情期间学生心理应激反应,社会需提供支持

良好的社会支持系统可以使消极性的应激转换为积极性应对

社会支持系统是一种具有稳定格局的社会关系,不仅可以促进个体的生理和心理健康,提高心理应变能力,而且可以有效地缓解个体的心理危机。

具体而言,良好的社会支持可以提供物质、工具上的帮助,以此帮助个体调整认知、改善负面处境,并最终完成困难的任务或工作(Caplan 1974)。简言之,社会支持即人与人之间的帮助、相互关心和彼此肯定。

科学研究表明,社会支持可以减轻人们在社会重大事件发生后所产生的心理应激反应,提高个体的社会适应性,并起到缓解精神紧张状态、提高社会适应能力的作用(Huang, Wang, Li, & An, 2019; Stebbins, Tingey, Verdi, Erickson, & McGuire, 2019)。

耶克斯-多德森定律表明,个体的认知绩效存在一个最佳的水平。应激水平过低或过分强烈,都会使认知绩效下降。Stebbins, Tingey, Verdi, Erickson和 McGuire (2019)的研究结果表明,积极帮助、支持他人的个性特质能够通过更高的社会支持来预测较低的创伤后应激障碍症状,并且这种预测作用在高创伤程度的个体身上体现更为明显。这项研究创造性地将个人特质、社会支持及应激反应相联系起来,提示我们培养个体同心情、积极的社会支持在缓解学生群体应激反应中的重要作用。

此外,社会支持系统可以使学生群体的消极应激反应转换为积极应对,并且社会支持系统的质量很重要(童辉杰 2004,Shang,Kaniasty, Cowlishaw, 2016)。总之,社会支持系统可以使学生群体的消极应激反应转换为积极应对,需提供有质量的社会支持系统。消极性应激对人身心产生痛苦的、有害的影响,而积极性应对对人的身心产生良性的、有益的影响。

心理战“疫”⑩|应对疫情期间学生心理应激反应,社会需提供支持

疫情防控期间学生心理应激反应的社会支持

(一)建立健全学生心理应激反应的社会支持系统

面对武汉疫情的国际公共卫生突发事件中,学生们的应激反应凸显。在全社会范围建立疫情期间学生心理应激反应的国家级社会支持系统及其网络平台,在每名学生个体及其周围形成三级社会支持层,即微观系统、中观系统和宏观系统。这三大社会支持层彼此独立,又相互影响,通过学生个体所具有的社会角色贯穿心理应激干预的的全过程,以满足“从个体具体情况出发,以社会支持解决问题”的海量心理支持和援助的社会支持工作的迫切需要。

心理战“疫”⑩|应对疫情期间学生心理应激反应,社会需提供支持

宏观社会支持系统。国家层面统筹把握,制定相关文件,开展系列指导活动,并联合全国心理机构开展共同心理援助活动,充分发挥网络资源的作用。

从国家层面统筹把握,统一领导,依据《国家突发公共事件总体应急预案》、国务院《设立应对疫情心理援助热线通知》、国家卫健委印发《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紧急心理危机干预指导原则》、教育部印发《关于针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开通心理咨询热线和网络辅导服务的通知》和教育部思想政治工作司《关于加强高校疫情心理援助热线培训工作的通知和大学生心理应激培训的通知》的要求,搭建学生心理健康服务平台。

根据上述国家文件要求,各地高校和心理服务机构在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部率先开通热线电话后,也纷纷开设了热线电话很好地支持了当地学生的心理健康。其次,教育部思政司邀请7名心理学专家通过网络为大学生心理应激培训,同时在中国心理学会的带动下,各省市自治区的心理学会等机构相继开通了热线电话、网络咨询等服务。中国心理学会联合千家社会心理服务机构,正式启动抗击疫情“安心”活动,这些系统都是国家层面的宏观支持系统,为预防和干预学生的应激行为搭建起了宏系统,为学生提供了心理教育和应激干预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

心理战“疫”⑩|应对疫情期间学生心理应激反应,社会需提供支持

中观社会支持系统。充分发挥学校的作用,并和社区相结合。根据疫情发生和发展的不同情况,因时因地开展心理辅导。

学生群体依托的是学校。对于学生群体而言,学校是对其影响最大的中间系统,也是其心理发展的重要支持系统。因此,为学生群体服务的校方、校心理咨询中心等部门均应积极开展对学生的心理健康教育和心理危机干预。

学校应和社区紧密联系,并团结区域城市、各社会团体机构(各省级心理学会、各地心理救助热线、红十字协会、心理咨询机构)等建立完整的中间社会支持系统。目前疫情防控正处于关键期,各级各类学校均延迟开学,为减少疫情对学生可能造成的心理问题,和学生已经产生的应激反应,我们建议各校方根据不同年龄的学生群体,采取不同的社会支持措施。

(1)对中小学生而言,班主任、任课教师工作在学生管理第一线,因此在社会重大事件发生之后,应加强与学生之间的信息沟通,及时辨别个体的心理动态,如果发现学生因疫情产生了应激反应,需在第一时间给予学生必要的情感、信息支持及积极干预措施。

因此,各地教育局应紧密依托当地的心理服务体系和各学校的心理健康教师,同时也为教师提供心理支持。相关部门和组织应统一、联系好来自班主任和任课教师的支持,同时加强与家长的联系,做到“积极、一致、家校共同促进”的支持方式,从而形成二级联动的社会支持系统。

开学后,各中小学应积极利用互联网等途径,第一时间根据当地疫情开设专题心理讲座,指导各年龄段学生及其家长做好防疫心理健康教育工作。针对全体教职工开展防疫心理辅导和危机干预培训,建立全员教职工参与的心理辅导体系;面向有亲友感染的学生开展团体心理辅导,面向因疫情导致不良心理状况的学生开展个别心理辅导。根据疫情发展阶段开展有针对性的情绪疏导,对于疫情过后的心理创伤和不愿意与人交流、怀疑生活、怀疑自己能否完成学业等过分担忧的应激反应进行预判和预防处理。

(2)对于大学生而言,各高校应高度重视学生心理干预与辅导,教育部思想政治司开展的针对大学生应激系列培训,这些讲座可以回放,反复听。

根据学校学生的具体情况成立专项领导工作小组,建立跨地区的辅导团队,建立学校管理部门-心理辅导室-学生家庭的网络工作模式, 发挥朋辈心理辅导团队的优势,积极关注学生疫情及其心理状态,全面收集相关信息,正确应对学生可能出现的不良心理状态。

发现突出问题或可能发生应激事件时,要及时将相关信息报告当地卫生健康行政部门。充分发挥“健康中国”、“12320”、省级健康平台、现有心理危机干预热线和多种线上通讯手段的作用,统筹组织心理工作者轮值,提供心理援助在线服务

心理战“疫”⑩|应对疫情期间学生心理应激反应,社会需提供支持

微观社会支持系统。提升个人的社会适应能力,提倡亲人、同学和朋友的支持

微观社会支持系统层是社会支持系统的最内层,是指的是来自个体活动和交往直接环境的支持,包括来自父母、主要抚养者及其他亲属、朋友等社会支持。家庭是学生群体接触最多的社会环境,因此在微观系统社会支持层中最重要的就是父母、家人积极的鼓励和支持。

根据《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下的公众相关认知、行为和心理健康调查》(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健康传播研究所,2020.2.9)显示:民众对于心理服务具体类型最需要的前三项依次是亲朋的沟通支持,其次是心理健康教育、心理健康评估等。家庭支持在减少创伤后应激障碍的过程中非常重要,当个人陷入困境时,家庭可以提供及时和全面的支持,帮助他们从创伤事件中恢复。

国际公共卫生突发事件发生后的一个重要项目是针对家长群体的教育。因此,可以通过上述的宏系统、中观系统给予家长群心理支持与干预。同时也要特别重视留守儿童、流动儿童等特殊学生群体。疫情发生时,父母虽然不在身边,但仍然要给予学生个体物质和情感上的支持。学校和社区工作者可以通过微信、QQ聊天等途径积极关注留守、流动和特殊学生群体儿童青少年的心理动态和情绪变化。

另外,对特殊学生群体应激反应的干预同样要发挥朋友的积极社会作用。通过良好的社会同伴交往关系,可以使个体获取积极的社会支持、提高心理健康水平、改善退缩回避、高度警觉、社交退缩等应激反应的症状和水平。同时也应针对不同年龄段学生群体的心理发展特点进行心理健康教育,培养他们的共情能力和亲社会性,从而帮助儿童和青少年提升社会适应能力,完善人格,建立对事件全面、科学的认识,树立正确的生死观、生命观、价值观、世界观,以及必要的自救和助人方法。

心理战“疫”⑩|应对疫情期间学生心理应激反应,社会需提供支持

(二)进一步完善为学生心理应激反应长期服务的社会支持系统平台,切实有效地为学生心理健康服务。

研究表明,对心理应激行为的社会支持并不是越多越好,关键在于干预的质量。

首先,建议以教育部高校心理健康指导委员会和中小学生心理健康指导委员整合三大支持系统的各方资源,搭建起为大中小学生服务的平台,成立领导小组和执行小组,确立目标,将心理支持与疫情防控整体部署相结合,协调各地、各校以及社区的心理服务资源。

平台应定位于学校,并联合当地的社会心理服务机构,以多种形式服务于学生、教师乃至家长,持续地给予心理援助和心理危机干预,缓解因疫情产生的学生应激反应,积极预防、减缓和尽量控制因疫情产生的学生团体的心理危机,并及时发现社会支持系统中的问题,及时协调,避免过多干预给学生带来的二次伤害。

其次,社会支持系统应根据疫情防控工作的推进情况,动态调整心理援助和危机干预的工作目标和内容。

在第一阶段的疫情紧急期,由平台协调统筹,对接各高校和中小学为居家隔离/留观、疑似和确诊患者乃至焦虑的学生等,开展相应的科普宣传、心理支持、情绪疏导、危机干预等。

在第二阶段的疫后心理重建期,可以开展线上与线下相结合的心理援助、团体辅导、安心课堂等不同形式活动,有效动员学校和社区的力量,对学生开展心理健康教育,开展学生心理咨询能力培训,推送“学生心理健康”资源包,为学生心理工作者提供督导,共同抗击疫情。

总之,此次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战役,是对中华民族儿女的考验。受影响及隔离地区学生群体的心理问题及应激反应亟待关注——积极的社会支持和干预同样是重大任务。

昔日战“非典”,今朝斗“肺炎”,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疫情当前,则天下为公,扬我社会之支持,定我华夏之民心。疫情虽来势凶猛,君子仍不忧不惧!众志成城,共渡危机。抗击疫情,维护学生心理健康,我们一起上心理战场!

— END —

来源|本文系“光明社教育家”公号原创

作者|刘文 王薇薇(辽宁师范大学心理学院)

心理战“疫”⑩|应对疫情期间学生心理应激反应,社会需提供支持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
本页面加载共:42 次查询 | 用时 0.736 秒 | 消耗 37.14MB 内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