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战“疫”⑨|疫情之下,别轻易给这些人贴上标签,让孩子知道这些事很重要

疫情面前,人们要面对的不仅仅是疫情本身,还有在疫情中暴露出来的人性弱点——恐惧、愤怒、懦弱、无助……此时,人与人之间冲突的频繁和激烈程度远甚于平时,而在疫情过程中或疫情结束后,一些…

心理战“疫”⑨|疫情之下,别轻易给这些人贴上标签,让孩子知道这些事很重要

疫情面前,人们要面对的不仅仅是疫情本身,还有在疫情中暴露出来的人性弱点——恐惧、愤怒、懦弱、无助……此时,人与人之间冲突的频繁和激烈程度远甚于平时,而在疫情过程中或疫情结束后,一些群体可能会被标签化,被另眼相待,这会加剧群体之间的冲突。

心理战“疫”⑨|疫情之下,别轻易给这些人贴上标签,让孩子知道这些事很重要

心理战“疫”⑨|疫情之下,别轻易给这些人贴上标签,让孩子知道这些事很重要

被贴标签的人

哪些人可能会被标签化?任何一个群体都可能会被贴标签,比如,来自于疫区的人、感染过新冠状病毒肺炎的人、和病人接触过的人、去过疫区的人、转发过各种信息的人,等等。

这些标签本来是为了识别群体,但很有可能会使这类人群被固化、被另类化,或者被歧视、被贬低,比如“来自疫区的人都是危险的、都是坏人”,或者被拔高、被理想化,“来自疫区的人都是英雄、都是好人”。

到底是歧视还是被拔高,取决于疫情的发展、人们付出的代价、媒体的宣传导向以及个体的感受。如果疫情严重、付出代价较高,人们的恐惧和愤怒会指向一些被标签化的群体。

心理战“疫”⑨|疫情之下,别轻易给这些人贴上标签,让孩子知道这些事很重要

常见的认知偏差

理性的人都知道这一点:身处疫区,并不是当事人本人的错误,得新冠状病毒肺炎也不是人们做错了什么,病毒的入侵是无差别的、不分人群的。但由于人们各种认知上的偏见和心理防御机制,有意或无意间就形成了一些偏见和歧视。

偏差是每个人都会有的“眼镜”,自出生之起就架在我们的鼻梁上,并且随着我们年龄的增加逐渐稳定。与此同时,人们也有更多机会意识到自己并不能靠双眼看尽天下信息、不能靠双耳获得所有真理,会意识到自己的认知存在着偏见、狭隘和局限性。

疫情是个特殊时期,满天飞的言论可能被强化或激发某些偏见,也考验我们在多大程度上意识到自己戴着“偏见眼镜”,从而有机会摘下自己的“偏见眼镜”,看见真实的世界。

“来自疫区的人是危险的。”“感染过病毒的人是危险的。”“和病人接触过的人是危险的。”这些话听上去是不是有些耳熟?这是典型的巴纳姆效应的表述。巴纳姆效应是指对一个人或一个群体的描述对所有的人都适用。它听上去似乎很有道理,但本质上是一种偏见,用具有高度概括性的陈述让人们失去区分性。

怎样消减或去除巴纳姆效应?有效的方法是让话语更具体、更有针对性,比如说“来自疫区的、具有传染性的人是危险的”,并不是任何来自疫区的人都是危险的;“感染了病毒同时处于传染期的人是危险的”,但被治愈的人是不危险的;“和病人接触过、且感染了病毒、具有传染性的人是危险的”,曾经接触过病人并不直接构成危险。

心理战“疫”⑨|疫情之下,别轻易给这些人贴上标签,让孩子知道这些事很重要

除了巴纳姆效应之外,人们还会有顺应性偏差。在加工和处理各种信息时,人们会有“顺应”和“同化”两种策略。顺应策略是指改变我们得到的数据和事实,用于解释我们已有的观念、图式;而同化策略是指改变我们的观念,用于解释新的数据和事实。

在疫情面前,强大的恐惧让人们更愿意用顺应策略而不是同化策略。因为使用顺应策略更简单,认知负担更小,且只依赖于我们获取的最生动的例子,但并不一定是客观的、通过演绎方式得到的数据。同化策略需要我们有决心和能力改变旧的图式,需要付出更多的认知负担,承受更多的认知不协调焦虑。人们会看到自己想看到的画面(即主观现实),并不一定是真实画面。人性观和图式决定我们看到的画面是怎样的。

在认知加工中,情绪会影响人们对信息的理解。绝大多数人在表达和接受信息时都是“情绪第一、事实第二”,人们很容易会被那些夸大的言辞、表现出极端态度的言论或信息说夹带的强烈情绪感染,从而赞同其所表达的观点。被恐惧主导的人看到的是让人心惊胆寒的信息,被愤怒主导的人看到的是让人义愤填膺的信息,而悲伤的人看到的是让人潸然泪下的画面,而乐观的人看到的是力量和希望。

在大是大非面前,在非常时刻,我们要运用自己的判断力,不盲目听信,区分哪些是情绪的信息,哪些是事实性的信息,哪些是观点性信息。我们可以理解其情绪,但不认同其观点,或者接受其事实性信息,但并不认同其观点,做出自己的判断。

在重大社会事件面前,人们会启用各种防御机制,比如说投射,把自己不能接受的愿望或冲动归因于他人,也就是把自己内在的恐惧、愤怒投向特定的群体或个体。比如说置换,即当原有的客体或个体无法触及时,把能量指向其他的客体或个体。愤怒和恐惧本来应该指向病毒,但由于病毒无法对话,于是就指向特定人群,比如来自疫区的人,因为指向这个群体更容易。

以上这些认知上的偏差可能会使一些人或群体被标签化,被另眼相待,加剧人们之间的冲突,消耗更大的心理能量。

心理战“疫”⑨|疫情之下,别轻易给这些人贴上标签,让孩子知道这些事很重要

心理战“疫”⑨|疫情之下,别轻易给这些人贴上标签,让孩子知道这些事很重要

降低“标签化”的策略

怎样减少或降低在疫情过程中或疫情结束后部分群体被标签化、被另眼相待的现象呢?大体上可以从政府和学校、媒体以及个体三个层面来分析。

政府和学校层面。尽可能使用没有任何歧视意味的、中性的词语。在定义名词、说明现象时,要意识到语言的力量。词语不仅仅是说明和解释现象,它本身包含了判断性、评判性。即使只是描述性的语言,也有可能成为评价性的话语,尤其是在被过度化和泛化使用时。在描述各个群体时,尽可能在用词上不区别对待各群体,更不包含内隐的歧视。在描述针对各个群体不同政策时,不只把某一类群体挑出来,而是把针对每个群体的措施都说到。

媒体层面。保持冷静而客观的态度。在疫情面前,人们的情绪容易被激发,媒体在报道疫情、评论事件时要用事实、数据让受众看到尽可能全面的画面。夸大和强调某一画面是很容易做的,煽动悲伤、无助、愤怒的情绪是很容易做的,因为它符合人类认知的有限性,但媒体更深重的使命在于让人们克服偏见和局限,了解事件的全貌,因此媒体人要有独立的判断力,要有清醒的认识。

媒体人的过度卷入会使自己没有办法看清事件的全貌,而只看到自己触动最深的故事情节。在心理咨询中一般都要求咨询师要有共感力,但有些咨询师很容易跳进来访者的故事河流中,比来访者还悲伤,比来访者还愤怒,这时咨询师基本上就帮不到来访者了,因为那些悲伤和愤怒已经不是来访者的了,而是咨询师本人的。媒体人也需要有这样的警醒和界限区分。

个体层面。对标签化并且歧视别人的人来说,一要试图理解自己给别人标签化并且歧视别人的原因,是自己的恐惧、愤怒外化在别人身上,还是人云亦云地跟随着某些人的观点。污名化某些群体并不能让一个人更有安全感。二要让自己成为一个更有情绪容纳力的人,尝试接受和容纳自己的情绪,而不必把负面情绪都投射给其他人。三要让自己成为一个更具独立思考能力的人,不轻易地受某些观点的影响,而是对事物保持理性的、独立的判断。

心理战“疫”⑨|疫情之下,别轻易给这些人贴上标签,让孩子知道这些事很重要

对被标签化的人来说,一要尽可能理解被标签背后的动力,理解其背后的恐惧。虽然被标签、被另类对待对你是不公平、不公正的,但这是非常时期部分人的反应,反应的背后直接写着“我害怕”三个字,害怕新冠状病毒肺炎,害怕被感染和生病,害怕死亡。

二是面对歧视时,尽可能站在不被攻击的位置。虽然你也可以表达自己的愤怒,甚至和对方争吵,但有可能这会让你精疲力竭,当然可以试着去做,因为对方表达的是对真正有传染性的人的愤怒,而你并不是这样的人,所以你不必站在被攻击的位置上去防御和反击。

三是尝试用幽默的方式对待被标签化和被歧视。除了辩解、反击、对抗之外,还可以用一些更积极乐观、豁达开朗的方式应对。用风趣、诙谐、自嘲的方式化解于无形。四是了解真实自我,用稳定的心态对待人们的各种看法。

这个世界本身具有多样性,既会有人歧视和标签化疫区来的人,也会有人拔高和理想化来自疫区的人,觉得“疫区的人特别勇敢、特别了不起、特别英雄、做出特别大的牺牲”,有可能你觉得他们嘴里说的并不是你,你就是你,你可以安心地做你自己。

和病毒的斗争有多个战场,每个个体内心都会有斗争,不同群体之间也会有冲突。当人们内在的恐惧和焦虑无处安放时,就被外化于人与人之间的冲突,人类的认知偏差和群体间的相互歧视会削弱人类整体与病毒斗争的战斗力。希望在疫情面前,人们能看到并克服自身的认知偏差,以更开放的心态面对周围的人,不轻易去标签化别人,更不歧视其他群体。

— END —

来源|本文系“光明社教育家”公号原创

作者|华东师范大学心理与认知科学学院副教授 严文华

心理战“疫”⑨|疫情之下,别轻易给这些人贴上标签,让孩子知道这些事很重要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
本页面加载共:47 次查询 | 用时 0.388 秒 | 消耗 14.39MB 内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