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老师喊道:请把老师解开

给老师自由支配的时间 “双减”政策推行以来,取得了巨大的成效。学生的学业负担有所减轻,辅导培训班基本都关停了,家长们的焦虑也得到了一定程度的缓减。可是老师的负担却日渐加重,他们比以…

给老师自由支配的时间

“双减”政策推行以来,取得了巨大的成效。学生的学业负担有所减轻,辅导培训班基本都关停了,家长们的焦虑也得到了一定程度的缓减。可是老师的负担却日渐加重,他们比以前更累了,更忙了,下班的时间越来越晚,上班的时间越来越早。

他们要提高课后服务质量,要优化作业设计,还要抓好课堂教学。总之,学校还是要升学率,家长们还是要成绩,但不能累着孩子,不能增加学生的学业负担。这些难题像一座座大山压在老师们的肩膀上,老师们还不能叫苦喊累。

除此之外,老师们的精力和时间还要耗费在每天数不清的答题、截图、投票、下载App等非教学事务上。各种各样的督查、汇报、比赛、评估、验收让老师们忙得晕头转向,大量的非教学工作负担,正一点一点侵蚀着老师们的时间,透支着老师们的身体,损害着老师们的健康。

有网友调侃说:“来当老师吧,把脸教黄,把头教秃,把嗓子教哑,把肺教炸,把心教碎。”这虽然是一种调侃,却道出了一线教师困窘的现状。他们想安心备一节课,静下心上一堂课,不受干扰地找一个学生好好谈谈心,却缺少可自由支配的时间。

苏霍姆林斯基说,教师没有自由支配的时间,这对于学校是真正的威胁。所以,当下最为紧迫的莫过于为老师松绑,为老师减负,给老师自由支配的时间。老师的负担减不掉,不可能真正实现对学生的减负,也不可能实现”双减“的成功。

不要再以各种名义折腾老师

李镇西老师曾经做过一次有关教师减负的调查,我摘录了一些留言,大家来听听一线老师真实的心声——

老师甲:我们天天下载各种App,近乎疯狂,动不动名目繁多的心得体会和答题,手机都死机了,不知道其他地方的老师是不是这样,教学都成次要的了。一天天忙的晕头转向,这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老师乙:感觉老师个个是神仙,记录一份份“表哥表姐”,下载一个个App,完成一项又一项的调查问卷,处理班级一堆的鸡毛蒜皮事儿,居然还忙里偷闲地搞好了备课、上课、批改作业的副业。

老师丙:在学校呆了一辈子,感觉绑在教育、教学、教师身上的带子绳索,越来越多,越勒越紧,几乎令人窒息。

……

不知道我们主管教育的各级领导看了一线老师们的这些留言,心里会有怎样的感受,会不会受到触动,还是认为老师们是在传播负能量。

有什么样的教师,就有什么样的教育。谁束缚了教师,谁也就窒息了教育。教师是幸福的,教育也必定是美好幸福的。教师是痛苦和悲哀的,教育也必定是令人可憎可厌的。所以请不要再以各种名义折腾老师,请给老师们自由支配的时间,请让老师们在一间安静的教室里安心教学,请让老师们体验到作为教师的幸福与尊严。

苏霍姆林斯基说:“教师的空闲时间越少,他被各种计划、总结之类的东西弄得越忙,那么他对学生将要无物可教的那一天就来得越快。”所以,最好的教育改革就是把属于老师的自由支配的时间还给他们,让他们拥有足够的闲暇去阅读,去思考,去和学生谈心,去做自己想做的任何事。

老师没有时间,这是教育工作的灾难

曾经有一位苦于时间不够用的女教师给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写信,询问他:“从哪儿找时间,一昼夜只有二十四小时”。

苏霍姆林斯基告诉她:“是的,没有时间,这是教育工作的灾难。它不仅打击着学校工作,也打击着教师的家庭生活。教师同其他人一样,需要有时间照顾家庭和教育自己的孩子。”

从这段话中可以看出,作为校长的苏霍姆林斯基常常站在教师的角度去关心老师们的生活质量,对教师们给予人性般的关怀与温暖。

如果我们一些学校的校长都能像苏霍姆林斯基一样,把老师的个人幸福和家庭幸福也纳入到学校的重要工作当中,为老师们遮风挡雨,想尽办法让老师获得职业的幸福感和尊严感,老师们又怎么会叫苦不迭呢?

要想彻底为老师减负,我认为学校管理者一方面要提高自身的管理水平,要多站在老师的角度考虑问题,要对教师进行人文关怀,而不要搞形式主义。另一方面,要敢于担责,特别是对那些来自外界的荒唐至极的工作任务和行政命令,要有说“不”的勇气,而不是来者不拒,照单全收,生怕得罪了哪个主管教育的行政部门和领导。

我很佩服北京十一学校原校长李希贵,他写过一本书叫《学生第二》。很多人都认为在一个学校里,学生应该是排在第一位的,因为学校以学生为本嘛!可是李希贵校长却认为学生第二,在学校排在第一位的应该是老师。

他在这本书中说:“教育是塑造人的事业,以学生为本,塑造他们美好的人生,是我们不懈的追求。可是要知道,这一切都只能通过老师来完成。只有当学校把教师放在第一位的时候,教师才会把学生放在第一位。”他还说:“在教师没有幸福感的校园里,学生又会好到哪里去呢?”是啊,没有教师的幸福,何谈学生的幸福。没有教师的自由,又何谈教育的自由。

特别是在如今“双减”政策实施的背景下,唯有为教师松绑,为教师减负;唯有去除束缚在老师们身上的重重枷锁,让老师拥有自由支配的时间,去提升自我的专业水平,去照顾好家庭,把更多精力和时间投入教育教学中,“双减”改革才会取得真正意义上的成功。

《师说》栏目征稿

面向中小学一线教师征集教学经验、教育心得、带班管理心得,给其他老师以参考借鉴;或就教育教学中的具体问题为其他老师解惑、指导;或发表教师心声,教师对教育教学问题的思考。老师可自由投稿,《教育家》也会不定期给出主题,邀请老师进行讨论,欢迎关注。稿件刊于《教育家》新媒体平台,投稿邮箱:jyjzzxmt@126.com。

— END —

来源 | 本文系“光明社教育家”原创

作者|安徽省皖北经济技术学校 张飞

编辑|周彩丽

设计 | 朱强

统筹 | 周彩丽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
本页面加载共:32 次查询 | 用时 0.727 秒 | 消耗 14.80MB 内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