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道玉 :要成为一名教育者,你需要满足五个条件

刘道玉 武汉大学原校长、刘道玉教育基金会会长 在教育界,有一个约定俗成的观点:教育家治校是发展高等教育的一条普遍规律。可是,我国高等教育在任命校长时,并没有完全遵循这条规律,而往往…

刘道玉 武汉大学原校长、刘道玉教育基金会会长

在教育界,有一个约定俗成的观点:教育家治校是发展高等教育的一条普遍规律。可是,我国高等教育在任命校长时,并没有完全遵循这条规律,而往往选择院士当校长。没有院士的大学,至少也会选择一位拥有博士生导师头衔的教授当校长。这些学者型的校长,并没有完全放弃自己的学术研究,常常一心挂两头,不能做到心无旁骛地去领导好一所大学。

要实现教育家治校,必须先弄清楚什么是教育家,怎样遴选具有教育家资格的大学校长。

人民教育家陶行知先生曾撰文指出:“我们常见的教育家有三种:一种是政客的教育家,他们只会运动、把持、说官话;一种是书生的教育家,只会读书、教书、做文章;一种是经验的教育家,他们只会盲行、盲动,闷起头来,办……办……办。”当然,这些都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教育家,也不是我们办好大学所需要的校长。

那么,什么是真正意义上的教育家?

英国学者德·朗特里编纂的《西方教育词典》给出的定义是:“教育领域里知名的研究者或理论家,和比教师威望更高的人,他们不再当教师或从未当过教师。”

教育家又是怎么产生的呢?

纵观西方国家著名的教育家,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即大多是哲学家或心理学家,如古希腊哲学家、教育家柏拉图,代表作是《理想国》;法国思想启蒙家、哲学家、教育家让·雅克·卢梭,代表作是《爱弥儿》;德国著名哲学家、心理学家、教育家约翰·赫尔巴特,代表作是《普通教育学》;美国实用主义教育家约翰·杜威,代表作是《教育哲学》,等等。这说明,哲学与教育学是姊妹学科,不懂哲学是很难成为教育家的。

教育家是不能自发产生的,也不能自封,而需要具备一些条件:第一,必须挚爱教育,全心全意地献身于教育;第二,必须立志于教育改革,并以实验来推动教育改革;第三,要能够提出属于自己的独特的教育理念,并不懈地付诸实践,再把实践经验上升为理论;第四,要刻苦钻研教育名著,用于指导学校的教育改革;第五,必须发表或出版个人的教育学论著或专著。

按照这些标准来衡量,我国各大学近20年任命的校长和副校长,少有人能够“达标”。我个人认为,成为教育家必须依循两条途径:一是以先进的教育理论指导教育改革实践,并总结出教育规律;二是把教育改革实践经验上升为教育理论,再回到实践中检验这些理论是否正确。

教育家不可能从天上掉下来,只能在教育实践和教育改革实践中产生。英国《自然》杂志2014年10月以《大学实验》为封面标题,并发表了题为《受到挑战的大学》的社论。评论者认为:“需要生存下去的大学,必须迎接三大挑战。应对挑战的方式自然不同,但与科学一样必须实验。因为只有通过实验,才能最终知道究竟哪一种方式适合自己的学校。”教育是一块伟大的实验场地,我国有着丰富的实验资源,希望我国的教育研究者和教育工作者们能积极地投入这个伟大的实验场地,造就大批有影响的教育家。

— END —

来源 | 本文刊于《教育家》2022年4月刊第1期,原标题《教育家不能自发地产生》

作者 | 刘道玉 武汉大学原校长、刘道玉教育基金会会长

设计 | 朱强

统筹 | 周彩丽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
本页面加载共:124 次查询 | 用时 2.438 秒 | 消耗 14.35MB 内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