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第三者插足的家庭该何去何从

我跟父亲其实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如果没有那件事,我想我会崇拜他一辈子的。他是一个建筑工人,一个小小的包工头,印象中老实肯干,每天早出晚归忙着工作赚钱养家,作为女儿我是十分心疼他,炎热…

我跟父亲其实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如果没有那件事,我想我会崇拜他一辈子的。他是一个建筑工人,一个小小的包工头,印象中老实肯干,每天早出晚归忙着工作赚钱养家,作为女儿我是十分心疼他,炎热的夏天,寒冷的冬天,他总是风雨无助,父亲就像一座山,在我心里一直都是那么高大。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事情就在2014年败露了,村里风言风语,说我父亲在外面养了一个情人,刚开始我不相信,逼问他也不承认,就这样半信半疑一直过去了半年,他与妈妈经常吵闹,直到有一次他们为了那件事情打了起来,我想这世界没有不透风的墙,也许不是空穴来风,事情可能比我想象中严重。于是详细问 了我妈妈,确实是有那样的事情,我听后倒吸了一口冷气,犹如晴天霹雳,父亲在我心中完美的形象瞬间倒塌。我是做梦也想不到啊,心痛之余,我想该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父亲要尊严,也要面子,我想暂且按耐不动,家丑不外扬,先去找那个女人看看她怎么说。那个女人,外乡人,丧夫,育有二子,先不谈感情不感情的,在外人看来就图我父亲那点钱,也许就想找一个男人去依靠。她刚开始死活不承认,我编个理由说我父亲承认了,一五一十都跟我说了,她还是那句话,你应该从你妈妈身上找问题,她如果有本事,会经营家庭,你父亲在外也不会那样。我听了怒火中烧,脑中曾经想过撕破她的脸,狠狠踹她几脚,但是我忍下来了,继续问她以后能不能离开我父亲,离开工队,她低头不作声。我想过三个谈判的步骤,一是先好好讲话,如果能协商就此作罢,毕竟不是什么好事。如是不能协商,看对方谈什么条件,三是那种无赖式的,不妥协也不表态的,那只能假意恐吓,吓退对方。第一天第一次见面就这样僵持着,好说歹说,也给她分析了一个女人的名声如何重要,以后她的孩子如何在村里立足?一个恶意破坏别人家庭的妈妈有何资格教育子女?她还是没有任何表态。

第二天我找她村上的妇女主任和一个有威望的长辈去到她家里,我没有出声,她可能有什么委屈,一直默默地流眼泪,可能伤到了她的自尊,也可能觉得不公平,劝说到最后终于妥协答应以后不再联系我父亲。从她家出来,看着破败的房屋,心里说不出的滋味,世界上最难解决的问题可能就是感情的问题,你说不联系了,就真的能保证吗?

后来也跟父亲坦白了,说我去找了那个女人,他不出声,神情焦虑。父亲是憔悴了许多,没有了往日的光彩,越说越难受,最后大家都哭了,有些事情说不清道不明,往后的一两年,听说他们好像没有联系了,但是偶尔还是有一些流言,我和父亲彻底进入了冷战,彼此见面不讲话,也不称呼。直到去年父亲肝脏出了问题,我匆忙赶回家,恍惚如隔世,看见生病的父亲,突然泪如雨下,以前的一切怨恨烟消云散,此时好像只能嚎啕大哭,在心里,积压了太多的悲愤,太多的不理解,可能人总会犯错,时间真的会冲淡一切吗?此时此刻只想父亲健健康康,我也原谅他了,父亲僵硬的手抚摸我的头,然后背过身去,看见他微微抖动的身躯,他可能也哭了,为了自己的执拗,伤害了一些人,曾经的我,那么想用尽力气去解决问题,其实我什么都不能解决,倒是时间,它教会我,有些事情一旦戳破,它就是一个洞,再怎么填,都是填补不完满的。万事无论怎么样先接受,多给予他们关爱,特别是父母上了年纪,当他们特别孤单的时候,我们又身在有第三者插足的家庭该何去何从何方?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
本页面加载共:44 次查询 | 用时 0.827 秒 | 消耗 52.17MB 内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