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诵是中国人千百年来学习的最基本方法

我国古代童蒙教育以诵读为主,古代许多历史名人都曾在诵读上下过苦功。“诵读”、“读诵”、“讽诵”等词也经常在古代史籍中出现。如倪宽“带经而锄,休息辄读诵”。(《汉书》)朱买臣“常艾薪…

我国古代童蒙教育以诵读为主,古代许多历史名人都曾在诵读上下过苦功。“诵读”、“读诵”、“讽诵”等词也经常在古代史籍中出现。如倪宽“带经而锄,休息辄读诵”。(《汉书》)朱买臣“常艾薪樵,卖以给食,担束薪,行且诵书”。(《汉书》)范宣“虽闲居屡空,常以读诵为业”。(《晋书》)等等,不胜枚举。古人之所以文思泉涌,妙语连珠,正是通过诵读,有无数篇文章烂熟于胸,才能有这种境界。俗话说:“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就是这个道理,而这,正可以给我们以启迪。

《黄帝内经 灵枢》:“雷公曰:请受道,讽诵用解。”雷公请求黄帝传给他医道,他愿以讽诵的方法加以运用和解析。讽,即背诵、朗读、传诵之意。

《吕氏春秋 博志》:“盖闻孔丘、墨翟,昼日讽诵习业。”孔子、墨子的智慧和成就,都与不分昼夜地坚持开口诵读经典相关。

读诵是中国人千百年来学习的最基本方法

清朝的皇子们每天读书10个小时,学习儒家经典的方法是:师傅读一句,皇子读一句,如此反复诵读百遍后,与前几天所学内容合起来再读百遍,周而复始不间断。康熙皇帝自己回忆说,他5岁开始读书从不间断,累得咳血,仍然坚持。每日老师给指定这一段要念120遍,之后再背诵一段新的内容,直至把《大学》、《中庸》、《论语》、《孟子》完全背下来。

元朝程端礼在其编纂的《读书分年日程》中写道:“日止读一书,自幼至长皆然。此朱子苦口教人之语。随日力、性资,自一二百字,渐增至六七百字。日永年长,可近千字而已。每大段内,必分作细段,每细段,必看读百遍,倍读百遍,又通倍读二三十遍。”从每天一二百字开始,先分段,每小段看着书读一百遍,接着不看书背读一百遍,连起来再背一百遍。三百遍下来几乎就是刻在心上。

读诵是中国人千百年来学习的最基本方法

这种方法看似和现在学校的死记硬背很像,其实有本质的区别。古代的读诵是通过声音的节律让内容自然印到脑中,而且是不断重复,在熟读的基础上顺便、自然地实现背诵。

现在学校的死记硬背基本上以默读、阅览为主,虽然也要重复,却在不熟时就强行靠逻辑分析来背,背的时候需要绞尽脑汁。

我自己在中学靠死记硬背成绩还算不错,最终考入重点大学。可是现在却背不出整篇诗词古文,更不要说大篇的现代文。

而用古代读诵的方式开始感觉到明显的不同。没有刻意去背,却因为滚瓜烂熟而能脱口而出。而且背诵时不费力,不用思索。

最值得思索的是中国几千年来一代又一代的栋梁之材都是诵读经典(四书五经)成长起来的,这里面必然有道理,绝对不是背几篇文章长些知识而已。连皇子皇孙们每天都要朗朗上口读上10个小时,而方法却出奇地简单,就是跟着读、反复读,读上几百遍。如果只是为了长些知识、背些文句,何必让皇子们这么劳神费力呢?

中国人的教育目的是开发人的根本智慧,而非长些知识。用现代人的话来说,知识可以查得到,而素质却需要长期的锻炼。

这读诵就是在锻炼人的素质、开发人的根本智慧。

我们来看一个实际的例子。读诵是中国人千百年来学习的最基本方法王永庆外孙女杨元宁被誉为天才儿童,13岁以全巴西最高分考上医学院,21岁就拿到纽约洛克斐勒大学生化博士及康乃尔医学院医学双博士。

杨元宁16岁就出版了7本发人省思的童书,17岁为“纽约时尚周”走秀,18岁进入哈佛大学就读,修习生物学与东方哲学双学位,并在大学二年级就修完哲学系的应修学分。

而她的成才之路来自于从小的特殊教育──朗诵古典文献。身为科学家与医师父亲杨定一在研究儿童脑波时发现,朗诵古文时,儿童脑波的状态与静坐时一样,脑波彼此平行如一道巨大的雷射光波,不仅代表着深层的纾解与冥想,更是让大脑发挥创意的必要条件。

至于为什么要挑选古代圣哲的著作?他认为这是让孩子们直接与大师对话,他更要求带领朗诵的大人不要解释字义,他相信孩子们有足够的智慧了解,而这些经文也不至于因为大人的解释而扭曲原意。

从6岁起,杨定一就带着她与两个弟弟读经书,从孔子、老子到佛家思想,杨元宁笑笑说:“小时候这样读古文只是好玩,但那些文字好像有生命,不同时候会跑出来产生新的意义。”

明天我们再来看看,西方人在古代的时候,他们的读书方法有什么相通之处?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
本页面加载共:43 次查询 | 用时 0.645 秒 | 消耗 53.62MB 内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