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漂妈妈:儿子去香港读幼儿园是什么体验?

港漂妈妈:儿子去香港读幼儿园是什么体验?

主角 | 朱雅欐

撰文 | 张小野

港漂妈妈在朋友圈里写道:“儿砸,不行咱回北京戴口罩去吧。”

| 1 |

香港九龙塘广播道,路边就是狮子山,过去香港五大电视台云集此地,星光璀璨。小山坡斜路上,疯狂粉丝曾彻夜等见梁朝伟和张国荣。

往事如烟,如今此地只余两家电台和老旧住宅楼,粉丝也换了代,新粉丝是来自内地的妈妈们。

妈妈们心中最大的明星,就是当地隶属于香港41校网的多家知名幼儿园和小学。

从前,香港家长不惜举家搬到九龙塘,寻求一个小学派位的机会。而今,内地来的港宝也加入拼杀。

朱雅欐是内地来的妈妈中的一员。

她是《龙门飞甲》、《白发魔女传之明月天国》编剧,为了在香港陪读,她申请了浸会大学的研究生。

两年前,她带着儿子Tony从北京飞到香港面试幼儿园,排了半天队,人家却说面试只用英文和粤语。

那时Tony还只是个两岁多的孩子,一句白话都不会,英语也只会26个字母。

为了带孩子面试,她专门飞了七、八趟香港。几经辗转后,Tony总算进了浸会大学的附属幼儿园。

入园后,朱雅欐和丈夫打了一晚上电话,上网一个字一个字查,终于用繁体字,填完了家长教育理念问卷。

2015年夏天,Tony如愿背上了香港幼稚园小书包。

幼儿园就在大学校园内的一栋小楼上。楼顶天台上有游乐场,孩子们可到天台上活动玩耍。

在寸土寸金、空间逼仄的香港,很多幼儿园都在大厦一楼甚至地下室,天台已算奢侈空间。

有时候,朱雅欐会坐在对面楼下咖啡厅写作业,正好碰到儿子到天台上玩,两人相互挥挥手,守望甜美。

儿子比她想像中皮实得多。第一天上幼儿园,语言障碍也阻止不了他找老师多要点心吃。

几天后,儿子回来说粤语了,据说用简单的粤语还交了“女朋友”。

朱雅欐稍稍安心,她曾听说,有内地孩子回来跟妈妈哭诉,同桌让他滚回内地去。

然而,焦虑很快到来,她发现儿子在这所香港排名前20的幼儿园内,玩的开心是开心,但是什么知识都没有学。幼儿园甚至没有教材,也没有功课。

朱雅欐很担心,在这样的节奏下,孩子将来无法考入香港最好的小学。千里迢迢,抛家舍业,如果从起点上失败,显然违背她的初衷。

港漂妈妈:儿子去香港读幼儿园是什么体验?

| 2 |

近十余年,内地居民赴港生子已成潮流,即便政府曾紧急叫停,但众多内地家庭还是有了香港宝宝。

这些香港宝宝很快面临教育选择,加上北上广的中产家庭,开始追捧香港和东南亚的国际学校。

妈妈们大都看中香港的英语语言环境,秩序和规则,以及更放心的空气和食物。

朱雅欐说,香港教育更加公平、国际化和多元化。未来的竞争来自全世界,她想给孩子提供更多选择。

朱雅欐果断给Tony换了第二家幼儿园,也是排名前十的中英双语国际幼儿园。

儿子自此有了功课,每天,英语、数学、中文、常识,都要写两三页。

香港的培训班,朱雅欐也带着儿子去旁听过几家。她惊讶发现,教室鱼龙混杂不说,教学方法和内容都很落后。

她曾在暑假回北京时给儿子报了个英语培训班,老师又唱又跳又表演,上完十天课,儿子还意犹未尽。

最终,她没有给儿子报任何培训班。

甚至儿子学钢琴,她也被迫每周专门跑到深圳去找老师。在香港,老师教了好几个月,Tony却一首曲子弹不出来。

“香港人可能觉得我们内地家长太急功近利,认为孩子享受了过程就可以,但总得看到点成绩吧。”

其实,香港孩子各类考试竞争并不比内地弱。港漂妈妈群内,有人抱怨称,“累呀,K2今年下半年有80000小朋友竞争……真是像5岁小孩在参加高考。”

“我自己读书都从来没这么闹心过。” 朱雅欐在朋友圈里写道:“儿砸,不行咱回北京戴口罩去吧。”

朱雅欐多次产生过回北京的想法,但阻碍她的主要是雾霾。

春节回北京,孩子一直咳嗽,鼻子还有血丝。她希望至少这几年,他能在更干净的环境里健康成长。

港漂妈妈:儿子去香港读幼儿园是什么体验?

| 3 |

出生在东北雪乡的朱雅欐不习惯香港湿热和连绵阴雨。香港人生活空间的逼仄也让她有些憋闷。

刚来香港时,她不会粤语,坐小巴,六十多岁的本地司机装听不懂普通话,拉她坐过站。坐的士时,说普通话被翻白眼也是常事。

去香港前,朱雅欐曾设想得很好,去了可以交到香港和外国的朋友,接触多元的文化。

但渐渐她发现,交朋友这事儿必须得有共同话题,顺其自然。

孩子在家门口社区游乐场玩时,十几个来自方圆几条街的内地妈妈靠普通话自动识别,热情高涨地建了个港漂妈妈群。

她们的孩子都是3到6岁,分布在九龙塘的知名幼儿园。

大家互通有无,相约喝茶。孩子们见到讲普通话的玩伴,也倍感亲切。

现在,朱雅欐手机里已经有好几个妈妈群,每个群里都有几百人,这还只是九龙塘的。在港岛——另一个名校集中的学区,还有更多人。

这些妈妈来自五湖四海,性格各异,辞去原本内地的大学老师、警察、企业高管的工作,为了孩子选择港漂。

一些人像她一样,自己读书拿签证,留下来陪读。也有妈妈考取牌照,去卖保险了。还有妈妈为了培养孩子,专门攻读了儿童教育和心理学相关专业。

但像朱雅欐这样来自北上广的妈妈,越来越疑惑,有没有必要坚持下去。

现在,儿子已经变成英语思维,常问“这个用中文什么说?”出门也能当朱雅欐的粤语翻译了。她却有点担心孩子普通话变差。

朱雅欐一个朋友在香港做家教,中产家庭的孩子在努力学英文,住在别墅里的富人的孩子却在学说普通话。

她相信,这是一种趋势。

港漂妈妈:儿子去香港读幼儿园是什么体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