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质教育不能流于表面 呼唤“反衡水”模式

在招生制度上,应当从“招考合一”走向“招考分离”,缓解招生中“唯分数是论”的现象。图片:CNSPHOTO提供 日前,衡水中学浙江办学事件持续发酵,从衡水第一中学平湖学校的招生“抢跑…

素质教育不能流于表面 呼唤“反衡水”模式

在招生制度上,应当从“招考合一”走向“招考分离”,缓解招生中“唯分数是论”的现象。图片:CNSPHOTO提供

日前,衡水中学浙江办学事件持续发酵,从衡水第一中学平湖学校的招生“抢跑”,到浙江省教育厅官员的公开质疑,“高考工厂”入驻素质教育大省之路并不平坦。在此轩然大波之下,“衡水”模式得到了人们的重新审视,“掐尖”优质生、高额奖励金、高压教学管理……应试教育模式被发挥到了“极致”。但在其超高的“重本率”下,有相关调查结果显示,近五成网友认同衡水中学的教育模式,且超四成的人表示如若有适龄孩子,会将其送进衡水中学。在国家所倡导的基础教育减负大背景下,面对“高考”这一指挥棒,无数家庭的“负担”又怎能轻易卸下,素质教育导向真的要向应试教育模式“低头”吗?

“我正在筹备一所与衡水中学模式相反的学校,我们要招收学习成绩相对较差的孩子,实施以素质教育为主的各种措施,做到‘低负担、高质量’,为这批孩子提供优质教育,提高其包括分数在内的各项综合能力。”原河北涿鹿县科教局局长郝金伦于近日向中国商报记者透露。曾因面对重重阻力,主导涿鹿全县 “三疑三探”课堂(即以学生设疑探究为主导的互动课堂形式)改革失败而主动辞职的郝金伦经过一段时间的沉淀,更加坚定了换种方式将改革理念进行下去的决心。

事实上,“减负提质”的教育方式不仅是郝金伦所追求的,也更是全社会所热切关注的教育改革背后的深层次问题。

着力于探索科学教育模式

除了功利性教育外,填鸭式教学的“满堂灌”、“题海战术”、高压式管理均是我国教育领域的问题之所在。

“为何一流医院收治的都是最难治的病人,而好学校招收的却是最好教的学生?”原成都市武侯实验中学校长李镇西曾公开发出过这样的疑问。

在这样的疑问下,郝金伦也开始了自己的思考,他向中国商报记者表示,在应试教育“盛行”的背景下,很多学校在做功利性的教育,培养所谓的“好学生”,成绩排名在后面的孩子受到了巨大的冷落与漠视,这也是当下我国教育领域存在的问题之一。“我想做的是把那些被学校‘放弃’的孩子集中起来,竭力将他们培养好,这也正是与衡水中学所做的恰恰相反的事情。”

郝金伦进一步指出,低负担、高质量的教学效果是其所追求的。而我国目前所实施的减少在校时间、减少教学内容和增加文体活动等“减负”措施仅是流于表面的“减法”。除了功利性教育外,填鸭式教学的“满堂灌”、“题海战术”、高压式管理均是我国教育领域的问题之所在。要从本质上解决这些问题并实现“减负提质”,便应该符合科学发展观,不能提前透支孩子未来的潜力,要发挥他们的天赋,各得其所,探究出一条科学教育模式之路来。

“减负究其本质而言,并非简单地减少学生时间、压缩学习内容,或降低学业标准。”上海教科院副院长胡卫提出,落实减负要以核心素养为导向,最大限度地改变学生以获得“标准答案”为目标的机械式学习方式,代之以知识探究、实践导向为特征的教学方法。变机械学习为主动探索,培养学生的学习能力与学习习惯,使学生受益终身,这才是“减负”的根本之所在。

与胡卫观点不谋而合的是,郝金伦表示,素质教育并不是大多数人所认为的艺术课或是体育课,事实上,素质教育的真正目标是培养学生的创新思维、批判性思维和独立思考能力。素质教育与“分数”也并不是对立的存在,正确的、科学的素质教育对提高成绩能够起到巨大的帮助作用。“在新学校的谋划阶段,我们准备在教学模式上继续发展并创新‘三疑三探’的自主探究学习方式,这是教法的改变也是学法的革命,充分放手让学生去自主学习,合作学习,探究性学习,把课堂还给学生,让学生做课堂的主人,做自己思维的主人。同时还会重视学生心理健康教育、兴趣培养等一系列综合性的工程,贯彻落实‘低负担、高质量’理念,让学生拾起对学习的兴趣,从而获得综合性的提高。”郝金伦说道。

评价机制需迈向多元化

基于教育公平的角度考虑,多方是高度拥护“应试教育”的。

说起办学理念来,郝金伦滔滔不绝且自信满满,而回忆起当初在涿鹿县所推广的相似理念的教育改革来,他不由得感叹“教改的成果是可喜的,而改革的环境是恶劣的”。事实上,当初部分学生家长对他主张的教育改革并不认可甚至表达了强烈的反对,这些学生家长认为课改后教师讲课不足,并迫切希望恢复到“满堂灌、题海战术、考试排名”等传统模式上去。

不论教改的效果的成功与否,在“减负提质”道路上的每次探索之所以会引来众多质疑,一定程度上源于家长对相对单一评价机制的“恐惧”。

“减负不一定是要立即触动基础教育的体制机制等根本性问题,只是需要让家长看到希望。除了高考这个成才标准之外,也还有其他路可以走,保障孩子今后能够良好就业。”某家长切合实际谈道,“其实真的不是担心孩子读书辛苦与否,而是希望即便是成绩不如意的孩子也能有自己的成才途径,而不是未来过着缺乏安全感的生活。”

对此,同济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讲师张端鸿对记者坦言,基层地方政府、家长、社会在现行政策导向下确实是更偏向于接纳“应试教育”模式的。而且基于教育公平的角度考虑,多方是高度拥护“应试教育”的。因此,只有积极引导职业教育、体育、艺术等各种路径都能成才,并且过上有体面的生活,才能促进社会认可各种类型的成才模式,避免争走“独木桥”。此外,在招生制度上,应当从“招考合一”走向“招考分离”,缓解招生中“唯分数是论”的现象。

“之所以‘减负’屡试未果在于我国优质教育资源匮乏且分布不均、我国传统教育‘寒门贵子’的思想、片面追求素质教育以及我国社会竞争与国际竞争的不断加剧。”中国跨文化交际研究会上海分会会长、上海师范大学教授陆建非在接受中国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实际上,孩子负担与家长焦虑的背后是各种社会压力的堆积,教育有限资源供给不足等,只能靠分数来决定一切。且目前的高考考试制度与招生制度没有发生根本性改变,多元化评价制度虽有所尝试,但还需继续探索,‘减负’工作也需要及时跟进。”

监管与督导不可或缺

由于教育行政执法力度不够,导致各种“明火执仗”的违法违规行为存在。

当一批改革的深入者在践行“减负”理念时,一些扰乱秩序的“关键少数”也大行其道,扰乱着教学秩序,违背了教育规律。

衡水第一中学平湖学校的事件之所以闹得沸沸扬扬,正是因为该校要求第一批录取新生4月15日报到,提前于浙江6月份的中考,由此嘉兴市、平湖市政府有关领导被浙江省教育厅正式约谈。

而在现实中,类似于民办校的“抢跑”事件却时有发生。“迫于各种外界环境的压力,学校‘减负’总是‘雷声大,雨点小’。”一位不愿具名的高中一线教师向记者控诉,其所在省份的一些民办学校提前招生正在火热进行,“像平湖学校的事件发生后,对各地的警醒作用微乎其微。想要维护教育生态,‘减负提质’,首先要做到的就是一级一级地严格执行国家的教育政策。”

早在去年教育部印发的《关于进一步推进高中阶段学校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指导意见》中便提出,要加强考试招生管理,健全招生管理工作规定,规范学校招生行为。

“政府监管的目光还需投向私立学校。首先对于民办学校整体上的数量要加大控制,其次民办中、小学执行的也是义务教育阶段的制度,需严格遵守相关标准与规范,对其的监管督导标准还是要靠拢义务制教育。”陆建非表示。

同时,教育部于去年年初印发的《依法治教实施纲要(2016-2020年)》中明确,到2020年形成系统完备、层次合理、科学规范、运行有效的教育法律制度体系,形成政府依法行政、学校依法办学、教师依法执教、社会依法评价、支持和监督教育发展的教育法治实施机制及监督体系。

张端鸿认为,由于教育行政执法力度不够,很多违背义务教育法的行为在现实中得不到应有的处置,导致各种“明火执仗”的违法违规行为广泛存在。违规监管与督导是很重要的,教育行政部门还需加大教育执法的力度。“减负提质”仍旧任重道远,尽管该问题是老生常谈了,但社会仍要在教育改革方面不断探索。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
本页面加载共:43 次查询 | 用时 0.565 秒 | 消耗 37.11MB 内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