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挺或反对应试教育,无异于教育领域的“强拆”现象

近几日,江苏省连云港市赣榆区教育局局长陆建国以《充分认识应试教育的政治正确性》为题的发言让应试教育、素质教育之争烽烟再起。 支持方认为,分数是穷人子弟对抗富人子弟的唯一工具,应试教…

近几日,江苏省连云港市赣榆区教育局局长陆建国以《充分认识应试教育的政治正确性》为题的发言让应试教育、素质教育之争烽烟再起。

支持方认为,分数是穷人子弟对抗富人子弟的唯一工具,应试教育担负着改变普通家庭命运的责任,理由主要是以下四个方面:1、我国的基础教育很扎实,这都是长期坚持应试教育的结果。2、由于社会资源不平等,地位不平等,广大农村孩子缺乏应有的竞争条件,而应试教育给农村孩子提供了一个成功窗口,给广大农民提供了改变命运的机会。3、社会的现实性,决定了人与人之间是不平等的,各个阶层的优势悬殊很大,通过分数这个方式来竞争,既公平又透明。4、必须接受丛林法则这个残酷的社会现实,无论做什么都要优胜劣汰,学习也不例外。赞扬应试教育的好处者,好象是穷人的天籁之音,是农村家庭改变命运的救世主,没有当前的应试教育农村孩子基本就没有上升的通道。

反对方认为,“真正的教育目的是受教育者思维的开阔和思想的升华,尽管不同的学生其发展速度不一样,但这不能作为优胜劣汰的理由和标准。就像我们长身体和动植物发育一样,有的是后发之秀,有的则是慌忙星早落,更有的是起死回生。”近几日,反駁陆建国的文章以《把应试教育上升为政治正确是开历史倒车》为题的火力最猛,反对者找出不容分说的理由预以回击。

各类媒体上,赞贬双方意见完全不一,细下心冷静一思,这场争论更象是教育领域的强拆。所谓的强拆,就是在城市建设中,对不愿搬迁让地的一些“钉子户”采取强制措施让其交出房子与土地,没的商量的余地。没有法律支持的强拆是不对的,但大多时候是拆迁户为了多要点补偿在讨价还价。反对应试教育者可以比喻为强拆者。力挺应试教育者类似于多想要点钱的拆迁户,知道不搬迁肯定是不行的,为了利益在讨价还价。力挺或反对应试教育,形成了教育领域的“强拆”现象。

力挺或反对应试教育,无异于教育领域的“强拆”现象

为了帮助“强拆者”早日结束多年的拉锯战,结束素质教育强而不坚,应试教育拆而不除的局面,分析其主要原因有:

一、学校教育只见分数,少见文化。

多年来,我国基础教育基本上是围绕分数在课程上打旋旋,忽略课堂、忽略阅读,忽略情商培养,导致国人文化素质成宝塔尖式的两极分化。教育部部长陈宝生近日表示,高中阶段教育普及和发展要在素质教育的轨道上推进攻坚,树立科学的教育质量观,着力增强高中阶段教育的多样性、选择性、创新性,决不能把老师变成分数统计师,把学生当成流水线产品。

当代教育家储朝晖先生认为当今学校为何没有文化了主要两大原因:一是学校或教育机构的过度组织化。二是学校教育的过度标准化。

合理建构“素质教育”理论。处于基础教育阶段的学生是开放社会最直接的受益者,他们自主性强、知识面广、对时尚敏感,这些特点要求构建民主、平等、和谐的新型师生关系。文化问题也影响到了课程与教学方面。作为基础教育最核心的组成部分,课程和教学最明显地反映出文化问题在教育领域中的渗透,但在实践中暴露出了一些问题,如:由于受我国基础教育现实师资水平的制约,改革中硬性推广标准化教学模式和教学方法,严重限制了“素质教育”主体性和创造性内涵的发挥和教师个性风格的形成;教育目标的过分分化和操作化,一些过度量化的教育评价模式也是和“素质”的整体性和综合性要求相矛盾的。“素质教育”概念刚提出时,即因其对“素质”一词的超经典使用而受到诸多反究诘问,至今在理论上仍表现出内涵泛化和理解上的分歧,分数仍是评价教育成效的参照物。

由上可见,要让文化回到校园,克服唯分数化,让教育中的文化更多一些,仅仅靠管理学校的政府部门发文件要求加强学校文化建设是很难实现目标的。真正要实现学校有文化的目标,就必须改变过度组织化和过度标准化的教育管理和评价机制。

二、教学领域只见热闹,少见宁静。

西班牙哲学家费尔南多•萨瓦特尔认为“教育任务具有保守主义的一面”,教育家凌宗伟认为,保守主义是强调既有价值或现状的政治哲学,是相对激进而言的,而不是相对进步而言的。哲学层面的保守主义提醒我们,当激进主义盛行的时候,我们要宁愿采取比较稳妥的保守主义的态度和方式。当各种评比、检查、验收、督导等不可抵抗的“评价”、“检测”扑面而来的时候,作为学校管理者是不是应该以谨慎的态度来回望历史,守住那些已经被历史和时间证明了是正确的方式和经验的东西,以提醒自己不要脑发热,一股劲地跟风。

教育杂文家吴非则称,浮躁之风让教学失常,在教育界的喧哗嘈杂中,我渴望能有安静的学校;学校静下来,有价值的教育才会出现。在安静的校园,教师能敬重常识,保持理性思维,既能深刻地思考复杂的问题,又能展示简洁平易的教育风格;学校不折腾,教师不盲从,富有智慧的教师站在讲台,学生庶几可以安心地学习。在一些相对安静的学校,人的心境会变得辽阔。

三、素质教育体制重建,说多做少。当今教育的问题的确不是教师素质不行,而是教育体制的问题,尤其是区域教育的环境治理问题,地方领导及主管部门的不作为、乱作为实在可恶,比如,大校大班导致学校的安全事故屡发,靠几个文件,简单的号召和层层推卸责任的行政性检查,产生了多大实效?教育经费见物不见人的现状,布满电子监控的学校从教室走向了教师办公室,一个理应充满爱的场所,愈来愈象一所监狱。”随心所欲管学校,自以为是办教育“,置教育法规、政策于不顾,也不见任何机构来纠正。教育的生态环境不变,中国教育永无出头之日,不是一句危言。教育先辈章开沅先生,许多年前就提出过,不能把中学定位成高考的独木桥,不能把高考作为中学教育的目标,不能把升学率当作中学教育的最高追求。从上到下还有许多类似与“三不”的要求,但是落实的成效甚微。中国教育的问题,体制是事业的保障,为什么这么多应试教育打而不倒,与适应素质教育的新教育体制重建滞后脱不了干系,应试教育成了臭豆腐说起来臭吃起来香,素质教育说的多,落实的少。还有与素质教育相关的考试体系、评价体系,区域教育环境的治理等等,无不需要体制来保障。

四、教育系统真折腾,假创新乐此不

教育除了承传传统,还肩负着创新的任务。当素质教育到来可能还需要好多年,而你的孩子再有1年就要考大学时,你必须向应试教育投降。在板结化的现实面前,我们没有太多选择。但我们不能看着我们的下下代,还在两个“烂苹果”之间做选择。在一些地方和学校,基础教育中的伪创新、假改革表面上轰轰烈烈,实际上华而不实,貌似很创新,实为真折腾,浪费资源,耗费时间,误人子弟。教育改革只有走出此种误区,教育才能健康发展。走出误区的关键是求真务实,不论国家层面、区域层面,还是学校层面的改革创新,都需要树立正确的教育创新观。创新包括仿创、学创、新创等三种形式。

教育前辈吕型伟先生对教育创新有他独特的理解,他说:到底什么叫创新?近年来在改革与发展的大潮中形式主义与浮躁的现象相当严重,我称之为浮肿病与多动症,口号不断翻新、模式层出不穷,仔细去检查一下,除了向你展现那一点形象工程以外,大都是文字游戏,其实一切照旧。我也曾说过这一场教育改革如果最终失败的话,原因大概就出自上面讲的两种病。病因是多样的,有的是为了出名,有的是出于无知,好像田径运动员,不知道世界纪录是多少,却自吹自己破了世界纪录。

他认为,教育这个社会现象已有数千年历史,在探索教育规律这条道路上前人已做了大量工作,进行过无数次实验,提出过许多教育理念、理论,成功的、失败的,可以说是不计其数。如果你一点都不知道,怎么可以自吹是创了新理论、新模式呢?爱因斯坦之所以取得成就,是因为他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教育也应当是这样。你一不知道有巨人的存在,二不知道巨人的肩膀在哪里,却自称已达到历史的高度,岂不要让行家笑话?

有权就任性是“真折腾,假创新”层出不穷的重要原因。许多所谓的创新是政府部门自上而下强力推进的,学校不得不做。政府在决策时充分听取各方建议尤其是学校的建议、专家的论证,避免随意创新。当权者要深入基层开展调研,研究学生和教师的生存状况与发展需求,了解民情民意,多问计于民。学校也需要建立健全民主参与机制,通过教师、家长、学生、专家的广泛参与,使得决策更加合理和优化。

众教育原创,转载请注明!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
本页面加载共:50 次查询 | 用时 0.336 秒 | 消耗 15.38MB 内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