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放鸽子”的代课教师:承诺编制落空,月薪仅四百元

为了让有关部门兑现十二年前的承诺,安徽省界首市六百余名代课教师在教育局等单位门口,拉起了“恳求履行合同,同工同酬”的横幅。界首市刘寨小学的音乐老师张黎明也是这其中的一员。 张老师告…

被“放鸽子”的代课教师:承诺编制落空,月薪仅四百元

为了让有关部门兑现十二年前的承诺,安徽省界首市六百余名代课教师在教育局等单位门口,拉起了“恳求履行合同,同工同酬”的横幅。界首市刘寨小学的音乐老师张黎明也是这其中的一员。

张老师告诉记者,1995年,当地为了完善素质教育体系,解决艺体类教师缺乏等问题,开设了三届“艺体班”,主要培养音乐、美术、体育科目的教师,并规定学生毕业后,划入当地编制体系中。

被“放鸽子”的代课教师:承诺编制落空,月薪仅四百元

“艺体班”一共办了三年,包括张老师在内的六百多名学生先后就读。“当时有关部门承诺我们毕业后会和普通师范生一样划入事业编制,后来却让我们当了十年多的代课老师,每月拿着几百元的工资”张老师和他的同学们决心为此讨要一个说法。

针对这件事,界首市教育局局长的答复是,原先确实对“艺体班”的学生们做出过这样的承诺,但十多年前这些学生毕业时,由于编制政策的变动,导致原本应该包分配的学生无法再被划入编制,只好被安排到各乡村小学代课,待遇按照当地最低生活保障标准进行发放。

对于这件事,相信很多读者和小编一样愤愤不平。首先,这批老师是在编制政策调整前得到承诺并入学的,按理说后来的调整并不该影响到这批老师;退一万步说,即使是最终无法给予编制,当地教育部门也应该妥善安排这批老师的工作、保障他们的薪资待遇。但实际上,这批教师成了被遗忘的那一批人,很多人在交完三年高昂的学费之后,等待他们的却是每个月四百多元的低保收入。

被“放鸽子”的代课教师:承诺编制落空,月薪仅四百元

最近,关于代课教师的问题引发了越来越多的讨论,或许很多人会笼统地认为代课教师的教学能力、专业素养不如正式教师,所以不能享受与在编教师相同的待遇。但事实上,这些代课教师们从事着和正式教师相同的工作,而且很多还常年工作在偏远、贫困地区,对这些地区教育的普及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他们的贡献和身份之所以难以得到认可,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有关方面长期以来回避履行教育投入的责任——使用代课教师的成本低廉,甚至不及正式教师的一半。很多时候,即使当地有了足够的编制,有关方面也不愿意将那些有着十多年甚至几十年教学经历,已经证明完全符合条件的代课教师转为正式教师,而是继续用廉价的临时合同,使用着代课教师们的劳动力。

被“放鸽子”的代课教师:承诺编制落空,月薪仅四百元

我国目前仍有大量的农村地区和农村人口,而教育又是一个国家和民族立足的根本,只有振兴了农村教育,国家和民族的复兴才真正有了希望。广大代课教师们为农村地区的教育事业倾注了青春和心血,小编真心希望像界首张老师们这样的例子会越来越少,代课教师们的利益能够尽快得到充分的保障。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青豆教育评论”(搜索:qingdouedu),获取更多精选教育资讯。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
本页面加载共:43 次查询 | 用时 0.451 秒 | 消耗 20.02MB 内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