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质教育越来越像是一场骗局

文/西坡 穷人的孩子在公办学校乐呵呵地接受“素质教育”,官员和富人的孩子却挤在民办名校里苦兮兮地搞“应试教育”。若干年后,穷人的孩子从富士康iPhone生产线上下来,打开红米手机,…

文/西坡

穷人的孩子在公办学校乐呵呵地接受“素质教育”,官员和富人的孩子却挤在民办名校里苦兮兮地搞“应试教育”。若干年后,穷人的孩子从富士康iPhone生产线上下来,打开红米手机,刷出一个帖子——《有人出身比你好,比你聪明,还比你努力》。

从小学到高三,我一直都痛恨应试教育。在那些年里,我每天晚上梦到的天堂,入口都写着“素质教育”四个金光闪闪的大字。

高三那年,我才恍然大悟。作为一个农村孩子,你没有资格痛恨应试教育,你要感激才对。如果说高考是独木桥,那也是中国最公平的一根独木桥。于是天生懒惰的我,自愿过了大半年起早贪黑的日子,最后凭运气考上了心仪的唯一一所大学。

这一点我后来看得更清楚了。农村孩子拼应试都拼不过城里孩子,拼“素质”那是找死。人家放学进补习班,周末上兴趣班,暑假出国游学,你放学去希望的田野上,周末去希望的田野上,暑假还去希望的田野上。田野虽好,不考种地啊。

最新一期《财新周刊》做了一篇《上海义务教育火与冰》,我从中更加看明白了“素质教育”的本质。

上海择校升学链条上的重要一环是几所知名民办初中。“进不了民办中学,就进不了示范性高中,也就考不了985高校”。

要想上民办初中,又得先上民办小学。民办小学有两大法宝:一是招收最优质的生源;二是对学生进行艰苦的学业训练。

收费高昂的民办学校,不是应该搞“人性化”、“先进”、“与国际接轨”的素质教育吗?现实是反过来的。

一位上海公办小学校长表示,“公办学校都会严格按照主管部门要求的基准来操作”,民办学校却存在“拔苗助长”的问题。这些年来,上海教育主管部门的要求一直是“减负”。可是民办学校却可以“不听从行政指令”。

结果是明显的。“在竞争民办初中入学名额的过程中,公立小学和狠抓应试教育的民办小学相比,已经较为明显处于下风。”

除了可以“不听从行政指令”,民办学校还可以择校,而公办学校被严禁择校。民办学校升学率高,报名的学生增加,生源质量提高,升学率就更高,形成良性循环。公立学校则出现恶性循环,升学率低-优质生源流失-优秀教师流失-升学率更低……

民办学校的几条招生标准广为人知:“收入高”、“家境好”、“孩子机灵”、“家长陪伴时间足”。底层孩子一条都满足不了。“孩子机灵”这条是最低的门槛,但没有社交训练、才艺训练,智商再高可能都不会被挑中。

当然,学费一条直接就让底层家庭免于纠结了。

更奇怪的是,这些民办名校并不是出身不明的民办。它们是上世纪90年代初至20世纪初由一些重点公立学校转制的。这批民办学校的腾飞过程中,政府的扶持至关重要,比如允许转制学校教职工仍保留编制,校长也由教委派驻等等。

这不是民办学校,这是中国特色的民办学校。这样的特色学校,早已不是上海的专利。听说我们那个穷乡僻壤的地方,这些年也把“民办名校”搞得风生水起。

民办教育乍一看是件好事,市场化嘛。凡事一戴市场帽子仿佛就正义了。但这种公私合谋的畸形市场化,是对公共资源的劫掠。本就不公平的教育资源分配格局,将会变得更为扭曲。

而公办学校搞“素质教育”,民办学校搞“应试教育”,更像是一场战略欺骗,一场“阳谋”。

平民子弟以前仰望“素质教育”,以后却不得不全盘接受“素质教育”,因为他们上不起课外补习班,他们的家长也承担不起辞职陪伴的经济负担。或者说,他们的家庭压根入不了民办名校的眼。

将应试教育从公立学校里剥离出来。应试教育却没有消失,而是转移到了补习班和民办学校里。以往人人平等的应试教育,成了“上等家庭”的特权。

我从未想过,自己厌恶至极的应试教育有一天竟会成为奢侈品。

教育决定未来。在“素质教育”里仰望星空的穷孩子,或许永远追不上从小接受全方位、高强度训练的富家子弟。

若干年后,穷人的孩子从富士康iPhone生产线上下来,打开红米手机,刷出一个帖子——《有人出身比你好,比你聪明,还比你努力》。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
本页面加载共:48 次查询 | 用时 0.332 秒 | 消耗 15.37MB 内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