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时代正确育儿的方法是什么

去年,网络安全软件AVG发布报告说,92%美国儿童在他们2岁前,就已经在网络留下足迹了。在数字化世界,他们的第一次出现一般以发布在网络的超音波图片开始。到后来,从出生到生日派对的照片都在社交网络上被分享。实际上,7%是在预先申请的电子邮件上发布的,12%还有社交网络账户。一方面,这意味着你不会被强迫去礼貌地翻阅父母引以为傲的照片集,但这么年轻就在社交网络上拥有搞关注对父母和孩子又有什么好处?
我决定在10个不同家庭里投入至少48个小时来找这个问题的答案。我名单上的第一个是Peter,一个和他父母亲以及他妹妹住在北卡罗来纳州夏洛特郊区的边缘的10岁男孩。这对年轻的父母对他们长儿的未来感到非常兴奋,他们从自己的网站下载了Peter的第一张超声波照片让我看。
当Peter向我展示他的房间时,我注意到了黏在他房门上的小条黑色带子。它们看起来象某种老式计算系统–4条垂直线,1条水平线。显然Peter在记录着什么,我很好奇但对他答案完全没心理准备。他耐心地解释道,每条带子代表着过去这些年他被允许自己出去的场合。那里只有7条带子,并且表明最近一次还是2个月前的。
当我问得更多时,我意识到了Peter的父母不担心他跑出去。也不担心他在外面摔倒或者是伤到自己。更甚的是,Peter完全没有隐私可言因为他去那都可以被追踪到,他父母最害怕的就是绑架。而它们对于外界危险的行动就是专注于把室内环境尽可能地做地更具娱乐性。Peter可以自由使用电脑还可以玩任何游戏—–他还有GAMEBOY,WII,NDS以及象图书馆藏品一样多的游戏碟。这不仅仅是孩子和他的玩具的独享世界,Peter被允许随时邀请朋友来一起玩,只要他愿意。
2天后我离开了,去了肯塔基州路易威尔的MICHAEL家,这里的情况大致相同,可是。对于隐私的侵犯——以及担心的危险—已经延伸到屋内了。Michael在他房间角落里建立了个乐高城堡,他很开心地带我去看他的设计。它指着城堡的最外围对我说,“这是保护我和我家庭的第一道墙,”他继续带我走过第二面,第三面和第四面墙。在这座坚固的堡垒的中心是一件小卧室,”这是我生活的地方“他随意说道。摄像头,麦克风和被放置在房间的几个地方,还有几个保镖。当我注意到门内没有把手时我非常吃惊。换句话来说,除非有人开门让他出去,否则他没法离开他的房间。他和外面世界唯一的联系可能就是通过他父母在他出生前就已经申请的电子邮箱,或者他非常活跃的脸书账号,
过去的几个月里,我在不同的家庭间拜访时,我意识到我10岁后的生活是非常戏剧性的。我在丹麦郊区的街道长大。和不同邻居的孩子混在一起。很难想象我父母有多大大胆,让8岁的我自己去学校。他们到底在想什么,居然让我在15岁时借走它他们的船和2位最好的朋友出海?
但对于这个曲折故事,如果我父母被请求去分享一些被称为我的网络足迹的照片——我还在子宫里,我第一次走路,或者我第一次露出笑容——我很肯定他们会转转眼珠子在想”这家伙是不是疯了。“很快就到了2011年。我很肯定现在我的父母会非常惊讶如果它们邻居的孩子被允许自己走路上学或者出海。他们一定又转转眼珠子,或许还会说”他们疯了吗?“但我不知道那种家庭才是正确的。
Lindstrom是一位市场顾问和Brandwashed的作者。这篇文章仅代表他的个人观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天大在职研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