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外校长针对家庭教育展开对话

鲁网滨州10月24日讯(记者 付希坡) 家长教育,家校社共育是跨国界的共同话题。10月22日下午,首届家长节论坛上,中外校长针对信息时代家庭教育的异同展开对话。 出席此次对话的有澳…

中外校长针对家庭教育展开对话

鲁网滨州10月24日讯(记者 付希坡) 家长教育,家校社共育是跨国界的共同话题。10月22日下午,首届家长节论坛上,中外校长针对信息时代家庭教育的异同展开对话。

出席此次对话的有澳大利亚教育家、墨尔本托基学院校长 Pam Chritina;加拿大大瀑布中学校董、加拿大中国教育协会加东分会主席James Jiang;北京市中学语文特级教师,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教育部国培项目专家,国家教育行政学院中国教育干部网络学员专家,雅居乐教育集团总校长,北大海南雅居乐双语学校执行校长肖远骑。对话由教育部国家教育发展研究中心专家咨询委员会副主任、中国教育发展战略学会副会长、北京师范大学博士生导师周满生;国家督学、云南省人民政府参事、云南省教育厅原厅长、“三生教育”倡导者罗崇敏主持点评。

对话中,就如何公平公正地对待孩子三位校长各抒己见。

Pam Chritina:从学校的角度,我们认为每个学生都是不同的,每个学生也不是最完美的,希望家长意识到这一点。只要本着这一点,学校只要对学生有这样的认识,那么每个学生就公平了,因为每个学生不同。

每个学生有不同的兴趣,关键是我们学校开发不同项目,课外和课余的,通过活动发掘每个学生的不同潜能,把这个信息传递给家长,把这个信息传递到家庭,让他们知道他们的孩子都是完美的。

James Jiang:我们学校四个办法处理教育公平性问题。首先,加拿大的教育里面很多选择,同一个学校有三种级别,第一个级别大学,第二大专,第三个像中国职业中学一样的,自己选择。第二有很多特色的学校,比如文科、理科。另外分学期。第三个,当地人很少有名牌学校,当地强调个性化的,孩子的性格、能力、爱好,都可以自己选择。用这种双向的选择解决教育公平性问题。

肖远骑:教育不公平我的理解是三句话。第一句话,公平对待每个学生是教师职业操守。第二句话,表现在外在表现上,就是尊重每个孩子,提供相同的教育条件,穿一样的校服,这就叫起点公平。而公平的更高境界是差异性公平。在课程设置上,共同必修,国家规定的课程全体要学习;第二差异化选修,根据孩子的兴趣爱好,找到自己的课程,第三类叫拓展类课程,对超长儿童,提供丰富课程,不断拓展自己。因材施教,是教育上最本质的公平。

周满生紧扣家长节主题,向校长们提问:在中国通过开家长会建立学校和家庭之间的联系,三位校长采取什么形式,与家长建立联系?

Pam Chritina:首先谈学校和家庭,孩子的成长学校是很关键,在孩子学习中付出责无旁贷的责任。家庭则给孩子提供关爱和关心,还有聆听。学校也不定期欢迎家长到学校去,让家长了解小孩子怎么学习的,第二就是关心、鼓励孩子锻炼社交、领导才能,先倾听家长反馈非常重要,创造沟通的机会非常重要。

学校和社区应该建立什么关系呢?学校不定期和社区组织活动,让孩子在11岁就能参加很多社区有意的活动,很多环保啊,有益于成长的活动。学校也很欢迎社区工作人员到学校进行互动,支持学校项目发展,邀请社区工作人员提出意见,各方面促进学校对小孩成长的培育。

James Jiang:第一,学校通过导师中心和家庭沟通,有两种形式,第一种形式是固定的,邀请家长参加会议;第二,每个学校每个家庭,有约定的五分钟或者更长时间单独见面,把孩子情况汇报家长,正面教育为主体,通过这么做,和家长一起对学生职业规划。我们问中国学生说,你准备做什么,他们都不知道。而我们学生到高中就必须选择,这是学校和家长一起探索的,家长和老师一起给孩子提意见,根据他个性、爱好。另外,国家规定所有的高中学生毕业,必须完成规定的40个小时的社区去工作,国家法律规定,没有这个课程不能毕业,毕业三个条件:学分、40个小时和英语的统考。

肖远骑:家长和学校沟通的问题和沟通技巧问题。第一,我工作的两所学校,我们不轻易的把孩子问题推给家长,孩子犯错误常有,未来进入信息化、竞争社会,比起这些小问题是小事一桩,我们尽量让学生同帮互助,同帮互助不能解决后,和老师谈心,再提交班主任细聊,需要再进一步强化的,交给德育处,不轻易把学生问题交给家长。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
本页面加载共:43 次查询 | 用时 0.883 秒 | 消耗 53.80MB 内存